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人……事…...外篇共2章完

作者:admin人气:257来源:

【正传传送门】

  转帖者话

  该文有点另类,本不打算发,但是看到该主题的正本已经有狼友发过了。本狼出于想让其后续(外篇)与前篇能够完整以及相互呼应目的,故而将此后篇转发出来。前面就已经说了,该文有点另类、口味有点偏重,也许会给你带来不适或者是反感。正所谓是“众口难调”又或许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若你本身就反对和排斥调教一类的文章,为了不让你有不适和反感发生,敬请绕道。若因本文给你造成不适,抱歉此绝非本狼本意!勿喷!

 01

  地处偏僻的别墅门前,一个赤裸着身体的年轻男人,正缓慢的举起手来按向了门铃处,在他的身旁同是赤裸着身体,丰胸肥臀的一个年长女子,年轻男子按了几下后就和身旁的年长女人等在了门前,不一会儿那扇大门缓缓打开。房里一位长得美若天仙的年轻女子打开了大门,门缓缓打开,门前的赤裸男女,看着开门的那一漂亮少女时,情情却各有不同。

  年轻男子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开门的女人,表情显得有些激动,而年长女人看着那少女时,神情显得有些犹豫。

  美丽少女在开门后,看到了门前的赤裸男女时,神情稍稍的惊异了片刻后,很快就恢复过来,看向了门前两人赤裸着的身体上,目光开始打量起两人赤裸着的两人身体,赤裸两人被打量时都略显得有些尴尬。少女打量了一会儿后,用清脆的身音向两人说道:“来的时候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赤裸着的两人听她说后马上点了点头。“那你们还等什么,叫人呀!”

  “主母。”两人犹豫了几秒钟后,不约而同恭敬的用主母这个称呼叫着面前站着的少女,少女听到两人这么称呼自已时,漂亮的脸蛋显现出了一种异样的神情,随即对两人娇喝道:“你们不是两只狗吗?还不给我跪下。”

  站着的两人听过,瞬间跪了下去,看着这两人一下就跪在了自已的面前,少女此时的表情一愣,随后发生了嘲讽似的银铃般的笑声出来。

  跪在门前的赤裸两人就是刘明健和他的母亲候英,面前站着的是主人今天才告诉这对母子,他有相恋许久的女人,面他的女人知道了这一段时间,主人调教我们的事,对我们这些贱货产生一些兴趣,于是主人就安排了这对母子到别墅这里,伺候这个主人认定是老婆的主母几天。他则趁这几天好好的调教一下,那一家四口贱货。这对母子听过后当然不敢反对,照着主人说的时间地址打了个车来了这里,在那出租车开走后,刘明健和候英又遵照主人的吩咐,脱光了自已的衣服,一只手抓着脱下的衣裤,赤裸着自已的身体,慢慢的走到了别墅门前,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

  刘明健和候英只是听主人说过他女人的大概,并没有真正见过这要伺候的少女,在别墅大门缓缓打开,刘明健看到这美若天仙的女子时,他的内心竟然产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不同与以往那些变态淫贱的情绪,而是内心深处的一种动心感觉,他在这女子的面前时,内心竟然没有一丝想亵渎她的意图,这在以往绝对是不可能的,要知道他在每次看到漂亮女人时,脑海里都会下意淫那些女人。

  而在主母的面前,整个人除了一种异样的情绪,还有着极度自卑的感觉,夹着迫切渴望得到她认可的心思。刘明健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谈过一次恋爱,就一直生活在变态另类的肉欲里,每天都在接受着各种刺激变态的冲击,所以又怎么会知道,他对第一次见面,要伺候的主母产生出的是……而他身旁的候英则是在看到这年轻主母,如同仙女的模样时,内心不由的自惭形秽,她也算的上是一美女了,但是和面前这年轻主母却没有一丝的可比性,唯一可以胜过这主母的,也许只有她的丰满身材了,想到这时候英不由得挺起了跪着的胸部,让胸前那两坨丰满更加的突出,她让自已在这主母面前有些底气。

  说实话候英对主人安排她来这时,伺候一个年纪可以做她女儿,同是女性的女人还是有些抗拒的。

  要知道她当时之所有从原来的城市,转移到现在这座城市,并且还住到了这家贱货的家里,完全是因为在视频里,被主人的帅气长像,健壮身躯,当然还有他那根粗长鸡巴所吸引。可是现在主人竟要她来伺候,他认定的老婆,跪在那里看着站着的那年轻主母时想到虽说自已选择了一条变态的荒淫路,但是自已还是对同性产些反感,内心有些犹豫挣扎着。

  此时跪着的刘明健,低着头不敢在看向主母,怕自已深陷进这异样的情绪之中,年轻美丽的主母并没有发觉他的反常,反而在候英炫耀似的挺起胸部时,稍稍的低下身子。

  两只手掌抓住了候英硕大的奶子,候英那对丰满的奶子,被她的手掌大力的揉捏成各种形状,看样子候英的奶子手感不错,主母玩了有好一阵儿。

  主母手掌大力玩弄着候英的奶子,候英则被玩弄得,产生出疼痛感,快感和一种被同性玩弄的异样屈辱感,使得她不时的发出引动轻微的低吟声。“你这贱货的奶子还真大呀!有D罩杯吗?”主母就在玩弄着候英的奶子时,突然问向候英。“啊……主母……有……有F罩杯。”候英忍着身体的种种异样感觉,回答了主母的问话。主母听过后停止的对候英奶子的揉弄,漂亮的脸蛋上多了一种怪异的笑容。

  “啪,啪……”主人用手掌大力向候英的奶子抽打了起来,那对硕大的奶子在她的抽打了,丰满的乳肉不断剧烈的晃动着,奶子上也渐渐红肿了起来,抽打候英奶子几十下后一边抽打着,一边对呻吟着的候英问道:“你这贱货的奶子长得这么大干什么?”候英此时被奶子越来越重的疼痛感和那产生出的异样快感交杂着,内心里则充满了被同性羞辱的屈辱感,在听到抽打好的主母问她时,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主母,母狗就是一贱婊子,奶子长这么大是拿来勾引男人,好让男人操我这贱婊子!”主母在听完候英下贱的回答后,嘴里发生“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到了跪着的候英脸上,阴阳怪气的对候英骂道:“难怪奶子生的这么大,原来是用来勾引男人的,真是个贱婊子母狗。”一旁的刘明健在听着主母和妈妈的一问一答时,不由的比较了主母和妈妈的身材,内心竟奇怪了起来,心里暗想。

  “我一向不是都是喜欢如同妈妈一样,丰满的女人吗?现在怎么会在看着妈妈时没了感觉,反而在看着主母那高挑,匀称的身材时,内心产生出阵阵欲望出来。”

  就在刘明健一旁暗想时,候英内心则是一阵屈辱,反感的想到。“她竟然往我脸上吐痰,我……”候英内心还在纠结时,面前的主母对着跪着的候英问道:“贱婊子,旁边跪着的是你的亲生儿子吗?”候英听后回过神来答道:“主母,是贱货的亲生儿子。”得到妈妈肯定的回答后,主母把目光看向了刘明健,向跪着的他命令道:“贱公狗,用手抓住自已的鸡巴套弄几下让我看看。”刘明健听过下贱的表情一下子兴奋和纠结了起来,当着主母手淫,这……虽然有些纠结,但是刘明健还是很快,用一只手抓起有些硬的鸡巴,快速的套弄了起来,他一边用手套弄着的自已的鸡巴,一边还抬起头把目光看向了面前的主母,此时主母漂亮的脸蛋上呈现出一种鄙视恶心的神情,在他套弄了一会儿时。“贱公狗,你有几岁了?”听到主母用一种怪异的声音对他问道。他听过马上回道:“25了。”主母听过发出一阵羞辱人的假笑,而后用带着嘲讽的眼神看着故意说道:“年纪比老公还大了,可是鸡巴却长得这么短小难看,好像还没有老公的一半吧!真恶心,停下别弄了。”真是太屈辱了,主母竟如此的羞辱自已,在她说完后刚刚被套弄得有些硬的鸡巴,很快就软了下来,刘明健内心的自卑感更加重了,自已的鸡巴还真是小,跟主人相比他的这根明显包皮过长的小鸡巴,确是太难看恶心了,跪在地上的刘明健自已暗暗和主人比较着,只有主人才配得上眼前这让自已异常动心的主母吧!

  “两头贱货,手里的衣服给我,跟着我进屋吧!”主母接过跪着贱母子的衣物后,转过身就朝屋里走去,两贱母子则跟着她爬了进去。别墅里有两层,进屋后是宽敞的大厅,厨房,溶室,室内有一环形梯通往上层,上面共有独立的卧室八间,每间卧室都配有洗手间,主母边走着边向爬着的两母子,介绍着别墅的构造。

  两母子跟着主母爬进了大厅,大厅的摆设显得很简约。

  左边是一套欧式沙发,沙发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超大的液晶电视,主母来到大厅后坐在了其中一张沙发上,看着两母子爬到主人坐着的沙发前,恭敬的跪在了她的面前。

  两母子跪好后,就听道主母清脆的说话声:“你们两母子真是天生下贱,自愿做伺候我和老公的贱狗?”跪着的两母子听后都愣了片刻,而后缓缓的朝着她点了点头。

  “还真有这么下贱变态的人呢?看着老公拍的视频时我还有点不相信。”

  说着这话的主母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停顿了片刻后对跪着的两人问道:“你们两母子乱伦过吗?”

  “有过。”

  刘明健大声的回答道,而旁边候英则是对着坐着的主母点了点头。

  “真是变态呀!你们还真是乱伦过。”主母在说完这句后,秀美的脸蛋上呈现出一种兴奋的潮红色,命令刘明健和候英当着她的面,乱伦一次让她看看。听完主母的命令后,刘明健苦笑着看向了妈妈,而候英在看到儿子对着她苦笑时,内心却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她知道儿子一向是喜欢那些,刺激内心的变态事,像是什么绿母,后来被男性主人羞辱之类的,而自已却是喜欢肉欲的,像主人的大鸡巴,还有就是被儿子操时,虽然儿子的鸡巴不大,但操入自已体内时,却有种禁忌似的快感,所有已经堕落的候英并不反感,相反还马上兴奋了起来。

  “被儿子的小鸡巴操,总比被可以做我女儿的女人羞辱好。”候英这么想着时,突然想到了儿子的苦笑,这时才发现儿子毛茸茸的屌毛下面,那还软着包皮过长的小鸡巴,看到儿子下体后,候英长明白儿子为什么对着好苦笑了。“儿子这是怎么了,平常不是一被羞辱鸡巴就能硬起,还真是奇怪呀!”候英脑海边想着时,整个人也动了起来,向儿子那爬了过去,正对着儿子趴着,头向儿子的下体处凑了过去,用嘴含住了亲生儿子的小鸡巴,帮儿子口交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主母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这对母子的淫贱表演,这对母子的表现让她的身体也炽热了起来,她感到裙子里下体上的小内裤,不知不觉间已然湿了,湿内裤催穿着有些不舒服,于是她把一只手伸进下体处,脱下了湿了的白色小内,刚一掏出准备放到旁边时,突然她看到享受着妈妈口交的那贱儿子,目光火热的盯着自已从下体处拿出的湿内裤,像是想要的样子,让她的内心一阵惊诧。

  “公狗,怎么?想要主母的内裤呀!”我不由得对那贱儿子问道。“想要,主母。”

  那贱儿子回话时那下贱的表情,让我的内心一阵恶心。

  帮儿子口交着的候英,听到儿子和主母的一问一答时,也停了下来,含着鸡巴看向了儿子和主母。

  “拿去。”主母说完后把都是淫水湿了的内裤递给了刘明健,刘明健在接过那条湿了的内裤时,神情显得十分的兴奋。

  湿了的内裤被刘明健放到了嘴边,闻着主母内裤的味道,看着内裤上淫水的痕迹,想像主母下体的诱人小穴,竟刺激得他内心产生出一股别样的兴奋感,在这剌激下他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头,当着主母和妈妈的面舔起了那沾满了淫水的内裤起来。候英还含着在自已口交下,儿子半硬着的小鸡巴,看着主母把穿着的内裤拿给儿子,又看到儿子把内裤放到了嘴上,不由暗骂起儿子的变态,可是没多久后,候英却变得惊讶了起来,含着的儿子鸡巴就在儿子把内裤放在嘴边时,竟开始很快的肿大硬了起来,而在儿子舔起那内裤时,小鸡巴则变得更加硬了起来,嘴里的鸡巴还不的颤动着。

  “这是怎么回事,自已帮儿子口交这许久时间,还比不上那女人一条湿了的内裤。”候英当然不会怀疑自已的口交技术,只是有点搞不懂儿子今天的奇怪表现。

  候英并没深究儿子的奇怪表现。

  只是控制着自已缓缓抽离了口中硬着的肉棒,而后迫不及待的转过身子,让自已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下体,对在了儿子坚硬的肉棒处。

  轻轻摆却起自已的肥臀,用湿透的屄肉摩擦起儿子的鸡巴,看到她的表现,坐着的主母和鸡巴硬起的刘明健都知道,候英急切的想让自已的儿子鸡巴插放,做起让变态禁忌的乱伦性爱了。

  刘明健把手中主母内裤下贱的套在了自已头上,一只手握住了自已硬着的鸡巴,对准了趴着的妈妈骚屄口,在得到一旁坐着的主母同意后,用力把鸡巴插进了自已亲生母亲的体内,鸡巴插入妈妈的骚屄后,并没有给刘明健带来多少的肉体快感,妈妈的骚屄早已被许多男人操过,并且弄得又松又在,特别是这一段时间被主人操过后,骚屄更加不是刘明健那小鸡巴能填满的,此时乱伦着的两人从肉体上来说,只能得到一些少许的快感,而更多的则是从心灵上产生的。

  被坐着的主母看着自已变态的乱伦形为,让操着妈妈的刘明健有一种刺激的异样情绪,而被儿子小鸡巴操着,又被同是女性的主母注视,候英在享受着这荒淫无耻,禁忌般的乱伦行为,内心深处滋生出变态的情欲,使得她虽然没有从儿子操着自已的小鸡巴上,获得什么快感,但是两人下体上的肉体摩擦,加上内心的变态情欲,竟然也让她无耻的骚浪起来,放荡的呻吟声和骚屄那不断流出的淫水更是能说明候英此时的兴奋,操着她的刘明健在妈妈放荡呻吟声的刺激下,臀部也加快了速度,小鸡巴快速的在妈妈的骚屄处进进出出,但是他的头却偏向了坐在一旁的主母,目光火热看着主母,内心则幻想着自已的鸡巴,此刻操着的不是妈妈而是主母。

  一身轻薄白裙的漂高主母看着面前,这对在她注视下的乱伦母子时,被这对母子的变态下贱形为所刺激,坐着的她不由得缓缓的轻微分开了自已双腿,把一只手伸进了两腿之间,抚摸起流出爱液经已湿着的阴户起来,在观看着贱母子乱伦,而在自已的手拨弄阴户下,剧烈的快感让她的漂高脸蛋,渐渐变成了一种扭曲的靡丽时,她突然注意到那贱儿子在操着她母亲的同时,竟然偏转过头目光火热的看着坐着的自已,看到贱儿子这奇怪的表现时,她的内心居然一动,像是想到了什么,只见坐着的她慢慢拉高了自已穿着的白裙,她修长的美腿,一只手挡着下体处黑色的森林暴露了出来,而就在她做出这极度勾人的形为时,那不停用鸡巴耸动着亲生母亲的贱儿子在看到后,竟停顿了片刻,真到她把裙拉到下体处露出来时,才又恢复了过来。

  肉体的碰撞声和女人的呻吟声,正不断的环绕着整个大厅,此时的刘明健在看着主母露出的黑森林,神情变得更加的下贱扭曲,而就在这时沙发上的主母,居然眼神轻蔑的看向了自已,口中更是对着自已羞辱的说道:“婊子生的贱货,想看就让你这变态看个清楚。”主母虽说得容易,但是在她这么做时,内心还是感到了一阵羞涩,毕竟是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露出自已身体上最隐秘的部位呢?

  她的内心不断的说服自已想着。

  “他不是一个男人,眼前的他就是一只公狗。”在这么说服自已后,她把遮住自已下体处的那一只手慢慢移开来。

  02

  沙发上的主母慢慢的做着这事,而操着妈妈的刘明健则变得急切了起来,他抽插妈妈的速度可以看得出来,变得更加快了,主母的手缓慢的移开后,刘明健在看着主母那迷人粉嫩的肉屄时,整个人的快感无以复加,他像是打桩机似的急速的用小鸡巴,抽插妈妈呈黑褐色的宽松骚屄几十下后,精关大开把带着白黄色的精液,内射进了妈妈的骚屄里,候英此时的骚屄一片狼藉,儿子射出的精液,加上她的骚水,沿着她的屄肉缓缓的向下滴着,而刘明健在射精后转过头看向妈妈的骚屄上时,竟然觉得他一直喜欢,妈妈那黑褐色的宽松骚屄真是难看,内心不禁暗暗比较了起来,发现自已现在竟然迷恋起了主母的迷人肉屄,妈妈对他已失去了原有的吸引力。要是能操操主母,就算是让自已少活十年我都愿意,射过后从新跪着的刘明健突然对自已脑海里,突然产生的一个念头影响。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美丽的主人怎么会是这种下贱的自已可以亵渎的,脑海的妄想一闪即过,很快刘明健的脑海里就认清了事实,闪现出了那有着阳光帅气长像,强壮身躯挺着一根大鸡巴的主人。

  果然这样完美的主母只有主人才配得起,自已……候英早就查觉了儿子的异常,在儿子操着自已的同时,不时的观察着儿子异样的表现。

  在看到儿子射完精,那看向自已骚屄的表情时,她更加确认了儿子的转变。“难道儿子看上了沙发上的美丽女人了,可是我们的下贱身份却……”

  儿子并没有让候英高潮,此时儿子是舒服射精了。

  可是候英却有点不上不下,一方面被身体的欲火影响,一方面猜出了儿子奇怪转变的原因,让还趴着的候英,内心更加焦躁了起来,她刚想有所动作时,坐在沙发上的主母开口对着儿子问道:“贱公狗,操自已亲生妈妈的骚屄,乱伦的滋味怎样?”

  儿子愣着想了片刻下贱的回道。

  “婊子妈妈的骚屄被很多男人的大鸡巴操过,已经变得太宽松了,我的小鸡巴插入后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我的狗鸡巴能射精都是多亏了主母的内裤,和主母高贵的迷人阴部,在主母的刺激下我才做得到的。”

  在听到儿子羞辱他自已,也羞辱候英的同时,让她的身体产生出了一种屈辱的快感,骚屄里火热着一阵抽搐,温热的淫水又分泌了出来。

  “那你呢?贱婊子。”主母听完儿子的回答后,又问向了候英,在屈辱的快感下候英马上回道:“贱母狗还没高潮呢?儿子的小鸡巴满足不了奴,只有主人的大鸡巴……”说到这时,主母突然对着她喝道:“贱货,住嘴!”候英看到主母的脸上有着一些醋意,知道刚刚说的话让主母有些吃醋了。“贱货,没高潮是吧!爬过来主母来让成全你。”候英听后虽不知主母要怎么让她高潮,但还是顺从的爬了过去,这时的主母又对跪着的儿子问道:“贱公狗,你不是看上了我高贵的阴部了吗?也满足你这下贱货,你也过来。”儿子听过马上激动的也爬了过去。

  爬到离主母很近时,主母让儿子用嘴舔弄她分开腿的阴户。

  让候英分开双腿,下体处对着沙发上的她,而后她伸出一只脚,踩踏到候英的骚屄上,大力的用脚掌和脚趾踩踏,拨弄起自已的骚屄。

  刘明健在听到主母的命令时,就已经兴奋了起来,刚刚射过精软着的鸡巴,也微翘又硬了起来,他把脸靠进嘴贴着主母的阴户时,整个人就像是癫狂似的,或用嘴吸或伸出舌舔卖力的伺候着,主母那让他陶醉的阴户起来。

  而躺在地上的候英,用双手紧紧抓着自已的大腿处,让朝天分开举着的两腿保持着张开的姿态,好让主人的美腿能更好的踩踏着自已做为女性,最重要最宝贵的地方,骚屄传来的疼痛和快感越来越大,虽然此时的候英不敢变动自已那屈辱的姿式,但是却能用大声的呻吟和身体那轻微的抖动来缓解,那不断增加的快感。

  美丽的主母此时也被贱儿子口舌伺候的兴奋起来。

  口中也传出了清脆的呻吟,虽说这呻吟声没有贱母狗的大,但是听来却更加的诱人,脸上早被主母分泌出淫水弄湿的刘明健,在感到主母扭动的身体和诱人的呻吟声后,那根刚才还半软着,龟头处还有着白色液体的小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鸡巴硬起来不久,主母发现后在她的授意下,刘明健一边口舌舔吸着主母的阴户,一边开始用一只套弄起又硬起的鸡巴。

  几分钟后,先是候英率先到达了高潮,大量的骚水弄湿了主母踩着她骚屄的脚掌上,而候英在高潮后呈现出一种半醒半昏的状态,而主母也停下了踏在她骚屄上那只脚的动作。接着则是刘明健,闻着主母那散发着微香夹着淡淡骚臭的阴户,舔吃着那略涩带着微酸的淫水,让对着主母有着异样企图的他,不管是心里或是生理都处于一种极度的兴奋当中,鸡巴在手握着的快速套动下,很快的他就感到精关松动。

  在说出他要射后,主母让他离开他的下体处,把鸡巴插进地上躺着,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候英嘴里,要把精液射进妈妈的嘴里,而在他抽插了几下候英的嘴巴射精时,半昏迷的候英本能的用嘴吸吮着儿子射进自已嘴里的精液,由于母亲的吸吮让射精中的刘明健更加的舒服,很快就把自已的精液排放了干净,统统被自已的母亲吃了进去。

  射过精后的刘明健马上把软了的鸡巴,从候英的嘴里抽了出来,又从样爬进了主母的双腿之间,口舌伺候起那天仙般的主母起来,几分钟后,主母在他的伺候下也到达了高潮,骚屄口流出了大量的淫水,而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主母高潮后随即尿了出来,尿道口喷出了一道浅黄色的水注,打在了刘明健闭着的嘴唇上,在被尿液喷到嘴上后,刘明健竟然下健的张开了紧闭的嘴,让那骚臭微苦的尿液,喷进自已的嘴里,还不停的吞咽下嘴里的尿液。

  “就知道这贱公狗喜欢。”微张着眼看着刘明健表现的主母这么想到。毕竟是第一次拉尿在这如同公狗的男人嘴里,年轻漂亮的主母还是有了一些羞意,假装成了无意识的样子,看着下体上的贱公狗喝下了她排出的大部分尿液后,又舔起了排完尿后的尿道口,从尿道口处传来了一种异样的快感,加上内心的变态兴奋,让此时的年轻女人渐渐适应了这奇怪的转变,变得更加的放开。

  这天晚上之后,年轻主母通过和老公的网上聊天,然后又看了一些关于主奴的一些情色网站后,几天里对那母子的调教不断的加剧,而用只在刚开始时,问过老公一些调教的问题后,就没和老公再通过网上聊过,只是自已摸索了起来,在几天的调教后,那年轻的主母渐渐感到了,那贱公狗对自已的迷恋和那贱公狗的下贱,他比母狗贱的多,并且还不时的提出一些变态调教的方法,而自已在修改一下他提出的方法后,转而则用在了他的身上,这真是一个下贱的变态呀!

  明天就要跟老公见面了,只剩今晚是独自调教这对贱母子了,坐着吃饭的自已看着,跪在一旁的两母子时想到。此时的两母子,经过几天休养,早几天调教留下的伤痕已然恢复,母子身上的下贱部位都有着我这个主母,赐给他们的羞辱纹身,母狗的奶头和大小阴唇在这几天的调教下,完全已变成了黑色,乳头变得有葡萄大小,而大小阴唇也变得更加的肥大,同时两片阴唇都是向外张开着,露出里面已经变得有些褐色的屄肉,而那公狗的小鸡巴变得更加小了。

  软着时包皮紧裹着龟头,只比我的大拇指略大,阴囊皮紧皱着缩成一小团,整个体积比三分之二的鸡蛋还要略小,而且他此时的屁眼竟然还插着一根精大的假阳具,而他的母亲用手握着那根假阳具,不停大力的抽插着公狗的屁眼,在他母亲的抽插下,他那根细小的鸡巴变得更加的萎缩,而他则传出那恶心如同野兽般的粗重低吼声。

  这就是经过几天调教后的那对母子。

  从最初几天轻口味的鞭打,滴蜡,捆绑,语言羞辱,乱交,伺候等等后,几天时间后转变成了重口味的虐待,喝尿,吃屎,纹身,扩张,恶心变态的异物调教等等,此时的年轻主母回想到,昨天用通完堵着的马桶,把用来通马桶栓子的那一头,塞进那贱母狗的骚屄时的刺激场面时,内心又兴奋了起来。

  吃过饭收拾完后,那贱母狗已经把那根粗大的假阳具,从贱公狗的屁眼内抽了出来,那根假阳具上面沾着一些,散发出恶臭的黄色物体,那骚母狗看到主母收拾完后,走到他们不远处看着他们时,连忙表情下贱了起来,舔起了那根从儿子屁眼里,取出的恶臭假阳具,而那贱公狗则向着主母爬了过去,爬到她脚下后舔起了穿着脱鞋,露出脚趾的主母脚掌。

  这时的主母蹲下身子像是交待了舔着她脚掌的公狗什么事,在交待完看到公狗点头后,领着两母子回到了卧室,卧室里她拿出了一根两头可以戴在腰部的粗长假阳具,丢给了跪在地上的母狗说道:“一头插进骚屄里,然后戴上,用另一头操你的下贱儿子。”

  候英这一段经受过骚屄扩张,加上她原来的骚屄就很宽松,所以可以比较轻松的把那如同,小腿粗长的假阳具插进自已的骚屄里,而此时的儿子早已躺在了地上,如同男人操女人般摆出了正常体位,只是在臀部下垫了个较高的枕头抬高了臀部,要知道他不是女人,现在要插的是他的屁眼。

  候英戴好假阳具后,双手握住了假阳具,对准了儿子露出的屁眼,缓缓的刺了进去,儿子的屁眼虽说经过这段时间的扩张,但还是没法像自已的骚屄一样,能够比较轻松的被这粗长的阳具插入,候英只得慢慢的用手控制着假阳具,一点一点挤入儿子的屁眼里,主母这时早已脱光,赤裸着身体,露出她完美的胴体,优雅的走到了候英的头顶,分开了双腿,候英一面控制着阳具插进儿子的屁眼,一面抬起了头把面部对着主母的阴户,像是等待着什么。

  “接好了。”主母的一只手伸到了有些潮湿的阴户上,用两根手指分开了遮挡阴道口的阴唇,而后朝着候英说道。

  几秒后用手指分开阴唇里的尿道口射出了一道水注,黄色的液体直喷向候英的脸部,而在这尿体的喷射下,此时的候英表情显得十分的淫荡和扭曲,同时整个人也变得更加的疯狂,主母排出液体的声音,候英口中的呻吟声,刘明健的低吼声交织在了一起,使得房间里的荒淫场面变得更加淫靡。

  主母在候英的头上排完那黄色液体后,又来到了被母亲用阳具操着屁眼的刘明健脸部之上,缓缓的蹲了下去,在缓缓蹲下到离刘明健整个脸,只有5,6公分的距离时,主母停了下来,蹲着的她表情显得有些怪异,身体更是轻微的抖动着,刘明健却像是知道主母现时所做一切的原因,主母下体下的他神情异常的兴奋,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脸上的女性下体。不多时主母的嘴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喘息声,脸上露出了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的表情,而此时的室内顿进则被一阵恶臭的气味弥漫。

  躺在地上目光盯着主母下体的刘明健,看着眼前的主母菊花,因为排泄而造成的剧烈收缩,亲眼看着从那菊花之中挤出了一条粗黄的物体,那根粗黄物体缓缓的从屁眼慢慢涌出,转而落在了下方自已的脸上,这根主母体内排出的黄色物体,带来的剧烈恶臭味,刘明健不仅不感到恶心反胃,相反的闻着这股恶臭味的刘明健,反倒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神情变得更加兴奋,连带着身体也起了反应,男性的乳头凸立了起来,那被妈妈用大阳具操时的软小阳具,也像有了生气,正一点一点的逐渐硬立。

  那主母在刘明健的脸上拉完屎后,走回了候英的头顶,缓缓的翘起臀部半顿了下去,不停抽插着儿子屁眼的候英,不断的移动着自已的头部,配合起对着她脸半蹲下的臀部,让嘴正对着那还有着残留黄色物体的主母屁眼处,主动的伸出了自已的下贱舌头,舔吃起主母屁眼处那残余的恶臭物体。

  很快的候英就用嘴和舌头舔吃干净主母的屁眼。

  而主母也像是感应到了一般,直起了身子,朝着床头柜处走去,在这整个变态恶心的过程中,室内的三人都没有用语言交谈过,可想而知他们的默契程度已经达到了什么地步。主母姿态优雅的走到了柜子前,经过这十来天调教这对下贱的母子后,主母早已适应了这种在她原来看来变态异常的生活,现在的她不仅已经接受这种生活方式,并且变得十分享受每个的调教过程,每当看着这对母子在她的调教下,变得越来越下贱,她的内心都能感到一种异样的满足感。

  主母从柜子的第一个抽屉里取出了一个脚状的胶套,套到了自已的右脚上,她在做着这些时,如果撇去屋内那恶臭气味,再除去地上两下贱母子的变态举动的话,我想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想要过去把她扑倒,用男性的性器官狠狠的鞭挞她那粉嫩迷人的小逼吧!她又走到了躺着的刘明健旁边,此时的刘明健整个脸上都是她排出的恶臭粪便,其中一个鼻处更是被她的粪便堵着,她轻蔑看着刘明健的脸部,抬起了那只戴着胶套的右脚,慢慢举到了刘明健的脸部位置,然后朝着脸踩了下去,脚踏到脸后更用脚碾压起他的脸部,刘明健的整个脸被她用脚碾压变了形,而前在她脚的带到下,原来没有沾到屎的脸部位置此时也不能幸免,现时整个脸就像是用粪便做了一个面膜一般。

  在妈妈不停抽插自已的屁眼,主母不断用脚踩踏自已的脸部下,刘明健有变态的兴奋了起来,那根软着的小鸡巴硬了又软,软了又硬,每次鸡巴硬时,就会造成被粗长假阳具插入的屁眼缩紧,而在妈妈用阳具不断的抽插下,肛门括约肌又会渐渐的松开,小鸡巴则受到影响缓缓软下,于是刘明健就享受起这硬起软下紧缩松开,身体两具最重要的下贱部位,所带来的异样快感中。

  主母在用脚踩踏了一阵刘明健的脸部后,微微举开了那满是粪便的脚掌,随后让地上的公狗伸出舌头来舔她抬起的脚,而此时她的目光则看向了那不断的用两头假阳具抽插着自已儿子屁眼的候英,在两头阳具的作用下,操着儿子的候英骚屄处传来的快感也在不断加强,每用阳具抽插儿子屁眼一下,相应的插入自已骚屄的阳具也会抽插自已一下,在这么长时间的抽插下,候英感到她就快要高潮了,大腿内侧处更是沾满了她流出的淫水。

  “贱货,是不是快高潮了。”抬着脚让刘明健舔着的主母对候英问道。候英一边呻吟着不停的抽插儿子,一边断断续续的回道:“是……啊……贱婊……子快……快了……”主母听后马上放下举着的脚,踏在着刘明健的身体上,快步走到了候英处,绕到她的身后说道:“贱货,趴到你下贱儿子的身体上,抽插不要停下来,然后张开你下贱的嘴,舔你儿子脸上我留下的屎。”候英马上依照主母的指示做了,趴到了儿子的身体之上,下体还是快速的抽插着儿子的屁眼,同时张开嘴用舌头舔起了儿子那沾满粪便的脸。

  候英趴在刘明健身体上后,自然而然臀部就翘高了起来,主母蹲下身来,先是用三根手指抽插了候英的屁眼后,感觉到候英的屁眼很宽松,于是乎把手掌收起变为拳头,整个塞进了候英的屁眼里,在用拳头抽插了候英十几下后,又抽出了拳头,此时候英的屁眼已张开成一个圆形,甚至可以看到肛门的构造。主母抽出手后,真起身子往后退了一小步,然后抬起那戴着胶套的那只脚,平放着先是让最前的脚趾进入,然后慢慢的则是脚掌,在整只脚掌进入三分之二,感到再也插不进去后,缓缓的抽动起插入的脚掌,像是男人操女人般,抽插脚掌搞起了候英那扩张开来,变得有点恶心人的肛门。

  候英舔吃着同是女人拉出的粪便,而身体上的前后两个骚洞又被填满,并同时被抽插着,强烈的羞辱感和快感使得候英就达到高潮,分泌出的骚水和肛液大量的流出体内,并在一声尖吟声后,候英瘫倒到儿子的身体下,整个处于一种飘上云端的昏迷状态。知道候英高潮后,主母抽出了插到她屁眼的那只脚,脚掌抽出时带出了屁眼里的一些肛液和粪便,主母抽出脚后脱掉了戴着的脚套,并把除下的脚套丢进了候英那还张着,入口处如同鸭蛋大小的肛门里。

  主母走到了房里的床上坐着,等了有几分钟,待得候英恢复后对她命令。

  “你爽了,你的贱儿子却还没射精呢?”

  候英在听过后会意的把趴在自已儿子的身体向下移去,直到头部移到下体处时,才缓缓张开那满是粪便恶臭的嘴巴,低下头去把儿子那半软不硬着的小鸡巴整根吞进嘴里,吸吮了起来,主母在候英做着这些时,已分着腿蹲在了刘明健的脸上,粉嫩的阴户正对着他的脸自慰了起来,这一段时间的调教后,主母心里早已知道,自已阴户底下的这个贱公狗,对着自已有着一种异样的迷恋,果然她一在他的脸上自慰,那贱公狗的小鸡巴很快就硬了起来。

  躺着的刘明健此时是幸福的,自已的妈妈在自已的下体处为他口交,而在自已的眼前又能看到一个女神般的主母的私密处,并且还能欣赏着她的自慰,在用手拨弄下那从主母阴户处不断流出的爱液,全都慢慢滴落到自已的脸上和口中,他心里是十分明白的,他和母亲不同,母亲有的只是对她的顺从,以及母亲被她调教产生生的下贱奴性,而他却不仅是这些,内心深处对她的依恋已是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

  当然他的内心也相当的清楚,主母并不是下贱的他所能拥有的,她只属于主人,可是他的心里却产生出一种变态的渴望。

  希望自已的下贱和顺从能打动眼前的主母,能一直留在她的身边,就算是做一只公狗,对于下贱的他也是一种满足。

  几天的调教里,主母并只让刘明健口交了两,三次。

  至于她身体的其它部位,除了脚掌外其余的他都没有接触过,调教的最后几天里,他基本上已经接触不到主母的身体部位了,可是就是因为这样,反而让他在每次看着主母裸露的身体里,内心变得更加的兴奋。

  越是得不到的,往往能更好得造成人内心的一种希冀,刘明健就有着这种心里,在看着主母拨弄着那迷人的阴户,母亲对他小鸡巴的口交下,仅仅坚持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那根仅仅在这十来天,就射了4,5十次精,此刻在母亲的嘴里,虽说仍然硬起但却萎缩到只有十来公分的小鸡巴,就往母亲的嘴里流出了少量淡白色的精液。

  在他往母亲嘴里射精时,目光还是紧紧的盯在了眼前那主母的阴户,神情亢奋口中小声的自言自语道:“真美……”正在自慰着的主母在听到他小声的自语后,漂亮精致的脸蛋上呈现了一种诡秘的笑容。

  【全文完】

  本楼字节数:26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