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愚夫1-8作者keekimky

作者:admin人气:792来源:

愚夫

字数:9900

***********************************话说,我真心不会排版整理论坛的文字,求版主大大别打屁股。同时求各位大大帮忙排版。
***********************************
(一)送你一个完美女人

《送你一个完美女人》,李宏基坐在总经理室大班椅上反复看着这么一份宣传单。他每天都会收到一堆传单,虽然大部分都是不值得一看的垃圾,但是总有这么一两分会引起他的兴趣看上几眼。这份宣传单就很有意思:「您的女人总是不听话吗?您的女人总是满足不了您的要求吗?请拨打以下电话,我们可以帮助您控制您的女人!联系电话:89988888」。

两年前,李宏基和他老婆林安儿在夜场认识,两人恩爱十足,不到一年就匆匆结婚了。婚后李宏基像换了个人似的拼命工作,凭着努力和聪明才智,混到了一个公司的总经理。而林安儿,却一直喜欢徘徊于夜场。两人聊过吵过,林安儿依然固我。李宏基想过离婚,但又舍不得这么一个大美人老婆。

李宏基手机响了,看了是条短信:「宏基:我今晚和朋友去零点疯狂玩,不用留门给我了!」他失望的叹口气。拿起电话拨通了宣传单的号码。

「您好!这里是女子调教中心!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我想我老婆听话点,该怎么办?」

「请先生留下您夫人的姓名,您的地址。我们将会带走您的夫人,一星期后我们会把您听话的夫人送回府上!」

「那收费呢?」

「10万元rmb,货到付款!」

好贵!不过这样能换回一个听话的老婆,也值了吧!

李宏基咽了口口水说道:「好吧!你记录一下我的地址信息!」

(二)女子调教中心

女人一丝不挂,稍带古铜色的肌肤,完美的身形,穿至大腿根部的白色丝袜。她坐在梁少龙的胯部,下体套着他的阳具,对他来说,力度刚刚好。这名女人是女子调教中心总经理高梁少龙的调教作品中最为自己满意的一个。

女人上身伏在办公桌上为刚才接到的客户填表,臀部轻轻的打着旋儿,用柔嫩的阴道摩擦着梁少龙坚挺的下体。填完表,她扫了几眼确定没问题,侧身挨着梁少龙的胸膛,在他耳边吹着气说道:「主人,新的客户资料我填好了!」
梁少龙看了两眼表格。脸上突然露出暧昧的笑容:「老同学,想不到竟然是你!让我为你特别准备一下吧!哈哈!」说着轻轻拍了下女人的臀部。女人幽怨的扫了一眼梁少龙,依依不舍的站了起来,下体的小洞顿时涌出一股清流。梁少龙转头,恼怒地紧紧盯着女人。女人浑身一抖,立马趴在地上,伸出小舌头,一点一点的打扫自己的爱液。梁少龙轻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三)林安儿

林安儿把短信发给丈夫后,等了一会儿,没回音。她不屑的把手机扔一旁去,打开衣橱,挑出那条紫色低胸紧身连衣小短裙,脱下皱皱巴巴的睡衣,套上小短裙,轻轻的理平皱褶。套上一双黑色丝袜,扣上丝袜上的吊带;坚挺而自信的胸部,纤细的小蛮腰,丰满紧密的臀部,还有修长的美腿,一个拥有完美身段的女人顿时出现在房间内。

她坐到梳妆台前,细细地画上妆容,把一头染成金黄色的头发挽在脑后,站起来照了下镜子,甩出一个自信骄傲的笑容:「哼!夜店那帮臭男人,这次老娘还不玩死你们!」挽起精致的小包,穿上高跟凉鞋,踏着成熟女人步调就小区门口走去,那里应该有那个自称某ceo的叫charl男人的车等着了!
小区门口。并没看见那辆熟悉的林宝坚尼,反而有一辆黑色玻璃的宾利。林安儿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给charl发脾气,宾利的后门打开了,钻出一名穿着笔
直西装的男士,走到林安儿面前:「请问您是林安儿小姐吗?我是charl派过来
接您的!今晚charl家里有个私人派对,想请您参加!」哟!是给惊喜我吗?看
来比我那闷骚老公好多了!林安儿便随着那男士坐上了宾利。

宾利在路上稳当地行驶。林安儿一人坐在后座,妄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西装男士坐在副驾驶座,通过后视镜看了下林安儿的状态,悄悄掏出一瓶药,自己磕上一粒,也给司机磕上一粒。然后按动座位底下的按钮。空调处缓缓的渗透出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没多久,林安儿便失去了知觉。

耀目的光线刺激着林安儿的神经,让她醒了过来。她试图爬起来却发现手脚被紧紧的固定在一张白色的大床上,她惊恐的环视四周,墙壁、地板、天花都是白色的,四周摆设着一些不知名的机械器具,闪耀着金属的光芒。一个男人穿着睡袍,站在桌边摆弄着些什么。

「喂!」林安儿失控的叫喊:「你是谁!你想把我干嘛!」

男人专心的摆弄着没有搭理。林安儿用力的摇动身体,试图发出些声响引起男人注意:「喂!你是聋的还是哑的!说话呀!我告诉你!快放了我!不然我老公……」

「噗!」男人嗤笑着转过头来:「你老公?如果你心里有你老公的话,你就不会在这里出现!」

「什么?你说什么?」

「小安!傻宏把你送过来这里就是为了要你听话一点!你说,我作为老同学能不帮他么?」

林安儿听到男人连续说出她和李宏基的外号,立刻张大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啊!你是老蛇!……」梁少龙轻笑一声,按下床边的按钮,一股电流通过林安儿的身躯,她再次昏迷过去。

(四)惊喜

李宏基拖着疲倦的身躯走到家门,防盗门上夹着一张纸条。他展开纸条,上面写着:「傻宏!你老婆就交给我吧!明天把你的精子包好挂在防盗门上,我派人来取。一个星期后我会送回来一个乖乖老婆的!老蛇字。」老蛇?竟然是他!好久没见的初中同学。有老同学在,这下估计可以放心了,事后一定得请他吃顿饭好好谢谢他!李宏基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一个星期从未感觉如此漫长。星期三,正是他把老婆送去改造的那天。他推掉了所有的应酬,蹲在家里等候他的听话老婆回家。

「叮叮叮叮!」门铃响。李宏基直奔门口,打开门,却失望的发现站在门口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

「请问是李宏基先生吗!」男人问道。

李宏基点点头:「是!」男人拿出一部移动刷卡机:「您的货到了!请付款!」
「啊!好!」李宏基忙不迭的跑进去把信用卡拿出来。

交易完成后,男人按着耳机说道:「上来!你老公等着你!」

然后把一叠用厚厚的塑料袋包装好的文件递给李宏基:「李先生,这些是您老婆的使用说明书!如果有什么不懂,可以打上面的电话!还有因为您是梁总的同学,所以我们会提供给你无偿无限售后服务,以后如果还想对您夫人进行任何改造,可以送她来我们中心,我们会满足您任何要求!」

「哦!好吧!谢谢!」

李宏基倚在门边,打开熟料袋,里面除了一堆说明材料,还有一个精致的遥控器。

遥控器上贴了个小纸条:「傻宏!照顾你是老同学!我在你老婆身上安装了一些特别的东东!详细看里面的说明书!」

说明书?他正要拿出说明书看,一个柔软的身体突然扑到怀里。老婆回来了!她的嘴唇,她的小舌头,沿着耳朵,面颊,脖子一寸一寸的往下亲吻。李宏基突然想起门还开着,连忙推开她,关门。

林安儿再次扑到他身上,这次把他完全扑到在地上。她弓着身子,乳头轻轻的擦着他的胸前,舌头一点一点的亲吻他的肌肤:「老公!我好想要!我下面好痒!」

李宏基全身放松躺在地上,享受着老婆的疯狂:「想要就来吧!」

林安儿脱掉大衣。那白嫩的肌肤,完美的身形,一副李宏基久违的肉体便呈现在他的面前。林安儿没有把坚挺的阳具放进自己饥渴的肉洞,却把它摆到李宏基的面前:「亲爱的好老公!帮我把它拿出来,才能把你的弟弟插进去呀!」
只见一点毛毛都没有的阴部,却塞着一根黑色的假阳具,李宏基试图用手把它拔出来,却一点都拔不动。林安儿一手搓着自己胀满的乳房,一手揉着敏感的粉红的小豆豆,喘着粗气说道:「遥……遥控器呢!要用遥控器!」

李宏基连忙从塑料袋拿出遥控器,却不知道按哪个键。再翻塑料袋,终于找到了说明书。林安儿的身体早已成反曲状,脸上一片红潮,双眼紧盯着李宏基的阳具:「快啊!好痒啊!我要死了!」

李宏基急忙翻着说明书,终于找到了说明:「按动此键,女体阴部将放松,可令里面的物件滑落!」

他照着说明书按下了按键。果然见假阳具有松动的迹象,这下毫不费力的就把假阳具拔了出来。林安儿立马把身体往后挪,握住他的阳具就往体内塞。奇怪,怎么这么松垮垮的?难道……?

李宏基再按了下按钮,果然,整个阴道都收紧了,一种紧密的包裹感让阳具无比舒服。同时,林安儿「啊!」一声高喊,整个人软软地趴在李宏基身上,无力地喘着气。

一会儿,林安儿喘息稍平,李宏基扶起身上的人儿,坐起来:「还好吧?安儿!」

林安儿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作为自己老公的男人,这个把自己送去改造成如此卑贱下场的男人,这个以后再也不能离开半步的男人。双手使劲捶打着他的胸部:「坏人!你满意啦!以后我再也离不开你了!」说着,忍不住伏在他肩膀流下了眼泪。

李宏基心里浮起一股歉意,低声说道:「对不起!」却令林安儿哭得更厉害。
李宏基扶着林安儿纤细的腰部,想让她站起来:「我们到沙发上再说吧!地板太凉了。」

林安儿却把美腿紧紧的箍住他的腰部:「别!不能拔出来!」

「啊?为什么?」

「……我,我会发疯的!」

「好吧!」于是,两人面对面,下体相连着无比艰辛的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家里的物件一步一步的挪到沙发上。

「唉!从没试过走路走的这么辛苦!」

林安儿用力的咬了一口李宏基:「都怪你!活该!以后我们就得这么活着了!」
李宏基轻抚着她的身体,说道:「对了!你身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林安儿顿时送了个白眼:「自己看说明书去!」

李宏基笑着说道:「哟!我连怎么使用我老婆都得看明书?好悲剧啊!你说不说!」

林安儿别开脸:「不说!」

「嘿嘿!」李宏基拿起遥控器在林安儿面前晃了晃「真的不说?」

「别!」林安儿想抢过遥控器,抓了个空,愤愤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你那同学在我身体里面搞了些什么!我只知道以后只有你的臭鸡巴能满足我的性欲,如果没有你的鸡巴塞住我,我就会像刚才那样疯掉!你满意了吧!」


(五)性奴老婆

李宏基依在床上,林安儿下体紧套着他的阳具,背靠着李宏基。两人双手紧握着,都默然没有说话。他们刚一起看完说明书,确认了几件事情:林安儿的子宫和阴道等等一副生育系统被安装上杂七杂八的机械,完全丧失生育能力,机械与心脏相连,想除掉这些机械只有一个方法,死;机械内输入了李宏基的dna信息,只会认李宏基的身体,如果别人把身体任何一部分塞进去,子宫口就会伸出一根钛合金钢针…………………

林安儿带来的假阳具储存了李宏基的dna信息,每隔12小时,只有12个小时
可以代替李宏基的阳具;还有,遥控器不但能控制林安儿阴道的松紧,还能让她的阴道做出蠕动、振动等;这副机械还能控制林安儿的卵巢合成释放出一种激素,让李宏基的阳具在她阴道内一直坚挺。

李宏基亲吻着林安儿的白嫩诱人的身体:「安儿………」

「够了!」林安儿哭笑着说:「好了!我的老公!既然我都成这样子。你就好好对我吧!」说完,转过身子,双臂如蛇般缠上李宏基的脖子,小嘴吸允着他的身体,下体一上一下的套弄着他坚挺的阳具。

「好吧!就让我好好爱你!」李宏基大吼一声,把林安儿压在身下,用劲全力抽插起来。

林安儿娇喘着,拿起床边的遥控器,按下几个按钮,然后一双美腿紧箍着李宏基的腰部,让他把阳具塞到最里面。李宏基只感到身下女人的阴道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振动着,蠕动着,轻柔地抚弄着自己怒勃的阳具!好爽!「安儿!你……!」

林安儿闭着眼,小声说道:「嘘!别说话!别动!这样就好!让我的阴道好好地服侍你!」

李宏基婚前都算是见识多的男人,却从未感受过如此难以形容的美妙,一股热浪从脑袋直奔阳具,忍不住终于释放出自己的子孙。

他趴在林安儿的身上,回味着刚才的美妙。林安儿体贴的拿起遥控器,关闭掉刚才的动作,「老公!睡一觉吧!你的鸡巴我来照顾。明天你还要上班。以后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可以享受。」两人换了个比较舒适的姿势。两人沉沉的睡了。
(六)李宏基的幸福日子

清早,林安儿悠悠转醒。老公的阳具就如刚出生的婴儿般安静的躺在自己的阴道里面。尽管她很讨厌现在自己的身体,但,阴道的充盈能给她带来一丝安全感。她轻轻的挪动上身,拿起床头桌上的钟看了下。哟!7点30分,平时老公不就是这个时候起床的么。这头猪现在睡这么死了!她拿起枕头边的遥控器,按下几个按钮,阴道便开始蠕动起来,轻盈的快感让她不由得轻呼了一声。

李宏基的美梦被阳具那甜蜜的快感打断。林安儿的阴道为他带来的快感让他无法再睡懒觉。他双手搓揉着林安儿的丰乳,笑着说:「哎呀!如果这遥控器加入个定时功能你说多好!你下面可以充当我的闹钟了!」

「滚!」林安儿又羞又恼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快起床梳洗去,迟到了!」
李宏基喵了一眼他们相连的下体:「这样我怎么能快呀!」

「唉!」林安儿按了一下遥控器,放松自己的阴道让李宏基的阳具滑出来。然后急忙跑出大厅,把昨天丢在地板的假阳具塞进去,再收紧阴道。

李宏基跟在身后,一把抱着林安儿,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阴部:「整天塞着,习惯么?」

林安儿扑哧一笑,双手推开李宏基:「有你这么啰嗦的么!快上班去吧!」
忙碌了一天,李宏基回到家。打开屋门,饭菜香味扑面而至。「哟!我的安儿今天做饭了啊!」他高兴的往厨房奔去。厨房中,窈窕的女人赤裸着身体,一根黑色的假阳具深深的塞住阴道,浑身大汗忙的不亦乐乎。

听到老公呼喊,她连忙放下手头的东西,迎过去,搂住李宏基的脖子深深的印上一串吻:「老公!我想你了!」

李宏基搂住她的腰部,一手轻轻的抚弄着饱受假阳具折磨的阴部:「这么湿了啊!你是想我的鸡巴吧!嘿嘿!」

「嗯!好想好想要!」林安儿咬住李宏基的耳珠子,轻声说道:「插着我,看我做菜好么?」说着,双手已经轻巧的解开了他的裤扣子。

经过一连串的挑逗,阳具已经高高昂起。林安儿拿起身边的遥控器按下按钮,假阳具带着淫液滑落到地上;她转身,握住李宏基的阳具,从后面塞进了饥渴的小洞,再锁紧,「呼!好舒服!」林安儿立刻就到达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两人相连着挪到厨桌边。李宏基贪婪的亲吻着,爱抚着林安儿的身体,下身不时抽查几下。林安儿被他弄得气喘吁吁的做菜。结果,做出来的菜当然不好吃。当然,这两人也不会介意。

两人就这么相连着,有时做做爱,累了就相互偎依着静静不动。一小时,一晚,一天,一个月………时间在两人甜蜜的时光慢慢的流走。


(七)再次改造,幸福生活的终结

李宏基上班,林安儿下体长期塞着假阳具哪里都不想去。这样的日子对女人来说很无聊。渐渐的,林安儿迷上了一些另类的刺激,纹身和身体改造。她的身体内部已经被重重改造过,然而,这些外部的改造更能带来视觉的刺激。家里面越来越多订阅的纹身杂志,电脑里面也收藏了越来越多的身体改造的图片、网页、文字之类的东东。

一天晚上。两人偎依着靠在床头。林安儿捧着ipad正在浏览某个纹身网站。突然,她指着一幅纹身手稿说道:「老公老公!我想把这只凤凰纹到背后,你说好不好?」

「凤凰?」李宏基接过ipad,那是一只昂头高呼的凤凰,浑身笼罩着火焰,似乎随时会爆发出无穷的烈焰。这样的一幅画纹到安儿的后背,嗯,应该很好看。
「看来不错!我给老蛇打个电话!」

「给电话他干嘛?!」林安儿皱眉问道。

「他答应了,以后对你有些什么改造可以找他,免费的。」李宏基看出林安儿的忧虑和不情愿,安抚道:「不怕的!他那里有最好的手艺师傅,可以保证做出一幅最完美的刺青。而且你这样的身体,总比到外面去找些不认识的人好嘛!」「嗯……好吧!」

林安儿看似勉强的答应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一丝莫测的笑容。

次日早上,女子调教中心的人准时出现在他们家门口。林安儿在家门口吻别了好几遍,才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跟着那些人走。

原来估计,刺青最多用不了一天的时间。李宏基在家里等到第二天早上,还没有消息,他拨通了梁少龙的电话。

对面一接电话就说道:「傻宏啊。小安在我这很好。我特意为她从日本请了一位很有名的刺青师傅来帮她刺青。估计明天才能到。嗯!明天晚上可能就可以把小安送回去。你就放心吧!跑不了人的!哈哈!」

于是李宏基也只能干等着。又等了一天,这次是梁少龙打电话过来:「呵呵!不好意思啊老同学。这小日本啰嗦的很!他是手工刺的,拿个刺针一点一点的磨,估计没个两三天完不了。不过,我看啊!这手艺真的不一般,完成后比你想象的还要好看。」

李宏基有些不耐烦:「那是两天还是三天?安儿她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没有!她吃好睡好!放心!三天!最多三天我就把小安带来见你!」
梁少龙身边。林安儿静静的站立着,下体不再插着那条黑色的假阳具,而是换成中心专用的假阳具,假阳具的底部接交流电,能不断的运转。背后的凤凰已经完成,昂首挺胸展翅高飞,身边卷起腾空的烈焰,令人目不能转睛。从日本聘请回来的师傅拿着他珍爱的刺刀一点一点的为这只凤凰的画卷向臀部、向四肢、向双乳蔓延。

梁少龙拿着一个机械臂走到林安儿面前。机械臂前端是个形状正好贴近阴部的物件,前后尿道口和肛门的位置各伸出一条更小的机械臂。

他叹息了一口气,说道:「你一定要这样做?你要知道!你不能回头的!」
「我不要回头!」林安儿双眼泛红,一粒眼泪沿着面额往下翻滚着,「我已经不需要回头了!」

「那好吧!我帮你上点麻醉剂!」

林安儿却抓住梁少龙的手:「我不要麻醉剂!」

梁少龙皱眉看着她:「别虐待自己!很痛的!」

林安儿紧抓着他的手,不说话,双眼盯着空虚。

「那好吧!不过这个要戴上!」梁少龙放下麻醉针,拿出一个口球让林安儿咬着;然后把机械臂前端对准她的尿道和肛门,插进去,机械臂的后端接到地板上的一个机械装置。他检查一遍机械臂,坐到旁边电脑前面,默默的看了一眼闭上双眼忍受痛楚的林安儿,按下了机械臂的开关。

「呜……………………………」剧烈的疼痛令林安儿全身肌肉绷紧,但强烈的意志却令她坚持站立着一动不动。

刺青师傅皱了皱眉,用憋足的普通话说道:「你们中国人!我好佩服!」
梁少龙用同样憋足的日语说道:「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第三天夜晚,李宏基家的门铃响了。他飞似的奔向门口,打开。却整个人呆住了。眼前,老同学梁少龙怀里搂着浓妆艳抹的林安儿,身后站着两名高达的保镖。林安儿披着一件大衣,只露出黑丝袜包裹的穿着高跟凉鞋的小脚,衣袖空荡荡,两只手不知道放哪里去。她伏在梁少龙胸前,转头鄙夷的看着她的丈夫。
李宏基双拳捏紧,双眼爆出红丝,喘着粗气说道:「梁少龙!他妈的你对安儿干了什么!」

梁少龙轻轻的把林安儿推前,自己后退一步,说道:「你该听听林安儿怎么说!」

「安儿!」李宏基踏前一步想抱着妻子。

林安儿却轻巧的一躲,冷笑道:「亲爱的丈夫!请你别碰我。我已经不属于你的了!我是属于主人的了。」说完,转过头,伸出竖向穿着一排舌钉的小舌头,轻舔了一下梁少龙的嘴唇:「主人!」

梁少龙默然。

「主人好冷酷!」林安儿撇撇小嘴,看着呆若木鸡的李宏基说道:「老公!因为你还是我老公!所以呢!我身体变成怎样呢!还是让你看看吧!看看就好了喔!别碰喔!主人会生气的!」说完,抖抖肩膀,遮掩着身体的大衣重重的滑落到地上。

她轻盈的转了个身,笑问道:「怎样!好看么!」

只见林安儿不但背部,上至肩部,下至脚趾,全身上下被刺上了美丽的花纹。背后当然是那只美丽惊人的凤凰,凤凰的的三条尾羽,两条沿臀部双腿盘旋至脚背,其中一条尾羽绕至阴部,于是整个下阴便化作凤凰华丽的尾尖;全身上下百鸟相随,形态各异。一对坚挺的美乳各自纹上盛开的茶花,两只蜂鸟正对着花朵的中心,也就是那对迷人的乳头。下腹,梧桐树散发出茂盛的枝叶,直达双乳下方。

细看之下,林安儿的身体上还镶嵌上了一系列的金属饰物。双乳各穿上银白色光芒的小环,两环间细小的金属链条相牵着,两个小乳环各自延伸出一条同样的链条延向腋下。

两乳间的链条中间,拴着两条金属链,一条连向脖子上的金属项圈,金属圈的正面刻着一只凤凰,正是背后纹身的那只造型,凤凰的两边,一边刻上梁少龙,另一边刻上林安儿;另外一条金属链穿过肚脐上小环,系上了阴蒂上的金属环。
化作凤凰尾羽的阴部还穿着另一条链。这条链穿过阴蒂环,两侧阴唇各自穿着的2个银环,最后在会阴上穿着的小环那扣着,链的另外一端则沿着背后一直牵上金属项圈的后面。在链的中间,挂着两个手铐,林安儿的双手现在正被铐着。
「好看么?」林安儿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俯身对着李宏基说道:「都是铂金做的呢!它们呀!是主人给小安的礼物,永远不能脱下来的呢!」说着,把一对化为山茶花的乳房靠向李宏基:「你看你看!焊死了的!以后呀!主人就随便玩弄小安哪个地方,小安全身都会兴奋!嘿嘿!好爽!」

李宏基此刻只觉得天旋地转,根本没听清楚林安儿说的话。脚下一软,坐到在地上。抬头看向林安儿,突然发现她的阴蒂后面,还有一些异样的金属银光。他指着那点银光,唇干舌燥的问道:「那……那是什么东西!」

「哟!你说这个呀!」林安儿走前几步,半蹲,整个下体几乎贴着李宏基的脸。只见那点银光正是林安儿的尿道,好像一个金属塞那样塞着;而原本稚嫩的后庭花,却被一个漏斗状的东西遮盖着,中间似乎伸进去小花里面。

林安儿转身向梁少龙走去,头也不回,但是好像跟家人聊家常那样说道:「老公你要知道啊!有了这两个东东啊!小安再也回不到你的身边了!以后啊!小安要尿尿啊!便便啊!都要跟主人申请,然后主人把一个特殊的东东塞进小安下面,小安才能便便和尿尿。所以呢!老公你记得自己保重了喔!不要太想念我了!永别!」

林安儿说完,梁少龙撇了地上软成一堆烂泥的李宏基,默默摇了摇头,搂着林安儿往回走去。李宏基不甘的从地上蹦起来,然而两名保镖就像一幅巨墙挡在了门口。他只有大喊:「安儿别走!梁少龙你这个禽兽!」

林安儿突然站定,回头,嘶喊着叫道:「李宏基你才是他妈的禽兽!把自己老婆弄成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无比得瑟!是我!是我叫梁少龙在我身上安装这些东西的!你不是很想把我改造成荡妇的嘛!这下你满意啦!哈哈哈哈!」说完,腻着声音对梁少龙说道:「主人,咱们走吧!」

梁少龙的车在楼下候着。两人迅速爬上车。梁少龙把林安儿的手铐整个解下来。林安儿枕着梁少龙的大腿,低声说道:「主人!我想尿尿了。」

梁少龙在座位底下掏出一个类似尿壶的东西,但是瓶颈处安装着一幅机械。他轻轻的拉一下林安儿背后的链子,林安儿坐直,双脚m字分开,双手轻轻拉着阴唇的环把下体展露了出来。

梁少龙把尿壶上的机械对准林安儿的下体,扣上去。只听见「咔嚓」一声,机械紧锁住她的下体,同时从尿壶的玻璃瓶身可以看到,她的尿道和肛门慢慢的打开,两条管分别从两个器官伸出来,插进尿壶里面。

林安儿看着自己下体的变化,双眼慢慢的滑泪珠,她抬头对着梁少龙说道:「主人!我不想看到这些,可以么!」

「唉!」梁少龙拿出一个黑色的布袋,把尿壶整个套进去「你这是何必呢!」
林安儿躺下,重新把头枕着梁少龙的大腿,就这样让尿壶和自己下体连接着,幽幽的说道:「我不知道!从他把我送到你那里去的时候,我的生命可以说已经没任何意义了!我恨他!也恨你!但是,我可以面对一个生意人,不可以面对出卖自己妻子的人!所以!我选择当你的性奴!」

(八)回到调教中心

调教中心,林安儿的房间。她站在镜子前面,下体插着中心提供的假阳具。双手一寸一寸的抚摸着自己的肌肤,项圈、刺青、链子、乳环、银环,还有控制下体的机械。这些林林总总的东西,自己已经是与世隔绝的人了。她想哭,但是一滴眼泪都没有。

房门打开,梁少龙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小箱子。林安儿迎上去,双手搓弄着他的阳具,软软的叫道:「主人!」

梁少龙轻轻拨开她的手,把箱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条黑色的假阳具,特别的尿壶,玻璃瓶身涂成了黑色,还有两个遥控器。他看着林安儿惊愕的脸说道:「这些东西你都自己带着,我不会控制你的,也不会和你做爱。假阳具我特制的,有了它你不再需求我的下体。」

「为,为什么?」

梁少龙低声说道:「我不想背叛朋友。我改造你,帮你,是因为他背叛了我的朋友——你。而我,我是不想背叛我的朋友的!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可以随意走动,干自己想干的事情。」说完,转身,离开,轻轻关上了房门。

林安儿无力的跪坐在地上,身上的金属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她仰头着天花板,嘴里一遍一遍的问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