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老婆阿玲风骚女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733来源:



  我们夫妻两人今年都是31岁,我们的都思想很开放,喜欢寻找刺激。我老婆阿玲的身材很性感,细腰肥臀、肌肤白嫩、屁股挺翘、阴毛浓密,最难得的是她的乳房非常坚挺,而且衣着打扮亦很新潮,充满成熟的女性美。

  由于阿玲在外资企业上班,所以她有很多外国人朋友,因此阿玲经常都开玩笑地对我说:「要是你的阳具像外国人一样多好!」一天晚上我和阿玲上街购物,她碰见了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外国人,与他站在路旁很亲热地交谈起来。原来那外国人是她的旧上司,因为我看见阿玲和他很熟络,说话时,那个老外又紧紧地盯着阿玲的胸脯。

  之后我问阿玲:「你跟他这么熟络,是不是和他有过一手?」阿玲立即风骚地说:「还没有,不过既然你么说,我会尝试满足你的要求。」当天晚上我还特意刺激阿玲:「你旧上司的阳具一定又大又长,要是你和他干一场,必定很刺激。」阿玲听了以后笑着对我说:「你真的希望我和那个鬼佬做爱?」我说:「我很想看到你被那鬼佬抽插时的骚样。」料不到几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那鬼佬居然真的邀请阿玲出外晚饭,说另一位外籍旧同事快将回国了,所以顺便相约聚聚旧。这晚阿玲穿着得很性感地去应约,她穿的裙子很短,露出两条白白的大腿,上衣亦很贴身,两个大奶子高高的凸出来,由于没穿奶罩,所以走起路来胸部晃荡得很厉害,不其然让人有种破衣而出的感觉,非常之吸引。

  我看见她这样,还开玩笑的对她说:「是不是去和鬼佬偷情啊?」阿玲笑咪咪的对我说:「不告诉你,回来你就知道了。」那天晚上阿玲很晚都仍未回家,我怕有什么意外,所以打她的手机,但没想到她把手机也关掉了,我只好在家看电视等候。

  早上五点钟,差不多天快亮的时候,我听到门口隐约传来微微的喘气声,于是我便透过门上的防盗眼往外看看,一幅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在门外出现:那鬼佬正把阿玲按在楼梯的扶手上,上面用嘴巴吸住阿玲的大奶,下面用他那根又大又长的阳具使劲地抽插着阿玲的阴道;阿玲仰着头,挺起胸脯接受鬼佬的抽插,长发因脑袋左右摇晃而散乱披肩。

  在鬼佬的冲击下,阿玲开始呻吟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场面太刺激,也许是我心理有点变态,这时我的心情很兴奋,鸡巴竟然硬得很厉害。我并没有开门出去阻止,反而是一边看着他们性交,一边手淫着。

  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怕被别人看见,鬼佬只插了几分钟就射精了。鬼佬离开后,阿玲就开门进来,虽然身体很疲倦,脸上仍露出很亢奋的神情。我立即把她带到沙发上,当她坐下的时候,我发现她连内裤都不见了,于是我就问她是不是太兴奋,所以连内裤也忘记穿回。

  阿玲说:「给另外那一位同事留下来作纪念了。」我突然感觉很兴奋,于是便追问她详细的情形。

  阿玲说:「昨晚和鬼佬及另一位外籍旧同事晚饭的时候,由于想给你一点惩罚,所以便不时故意去挑逗他们,后来他们两人都受不了我的引诱,要求我和他们做爱,我当时也忽然有点情欲,于是便跟他们一起去了鬼佬的家。

  一进入鬼佬家里的时候,那男同事和鬼佬已经急不及待地把我抱住,我毫不抗拒地任他们为所欲为,虽然我是有备而战,但还是有点紧张。他们一边亲我,一边迫不及待地把我的衬衣扣子解开,由于没戴乳罩,两个挺挺的大奶子一下子就蹦了出来。

  两人一人一个握着我的奶子又摸又吸的玩了一会,又把我的裙子拉了下来,我今天穿了一条薄薄的小三角裤,他们把那条薄薄的三角裤拨到一边,急不及待地玩弄起我的阴部,后来干脆将三角裤也扒了下来,我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被他们两人抱着,又摸又挖的搞了很久。

  他们有时一人用手指插进我的阴道里抽动,另一人就揉我的阴蒂;有时一人抚摸我的阴唇,另一人就轻搔我的肛门,我被弄得欲火腾升,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他们胯下抓捏着裤子里的阴茎。

  后来他们把我抱到房间里的一张大床上,然后也脱光自己的衣服,赤条条地站到我的身边。他们两人一左一右分别将已经勃起来的阳具放在我嘴边,要我为他们口交,我双手各握着一支热腾腾的肉棒,伸出舌头轮流舔舐他们的龟头,又分别将整支肉棒含入嘴里吸啜,手则继续握着另一根套动。而他们也没闲着,在享受着我口交的同时,手指就在把玩着我两粒乳头。

  这样玩了一会后,三人都欲念高涨,纷纷发出舒服的哼声。鬼佬伸手到我阴部摸了一下,见淫水已经相当充沛,便要我翘起屁股伏在床上,我知道他们准备要插穴了,于是马上趴下,双腿张得开开的将阴户向着他,迎候着他插进来。

  鬼佬先用我的淫水润一润他的龟头,然后就对准阴道口长驱直入,一口气把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阳具全部捅进我体内,不等我适应一下就立即抱着我的屁股抽送起来。那男同事则站到我前面,让我的头靠在他腹部以下替他口交。

  鬼佬在我的后面挺动着阳具不停地抽插我的阴道,而我也不时将翘高的肉臀一下一下的往后耸动来配合他的节奏。当我的头不停地上下前后摆动着时,那男同事也握着我的乳房固定住我上身,配合着我的吞吐动作慢慢挺动腰部做缓缓的挺送,他还很陶醉地眯起双眼,享受着我在为他吸吮生殖器。

  一前一后有两根粗壮的阳具在我身体内轮流出入,干得我舒畅极了,尤其是阴道里鬼佬那根大肉棒,下下都顶到我花心,使我酥麻酸痹百感齐集,忍不住张嘴想叫,又被男同事趁机将龟头深深塞进我喉咙,我觉得自己好像被穿刺在两支长长的钢杆上,身躯由嘴巴一直被贯穿至下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来了三次高潮,他们仍玩得兴致勃勃,一点射精的征兆也没有。这时鬼佬拔出他的肉棒,与男同事交换位置,并叫我用女上男下的姿势与那男同事性交,我张开双腿微蹲跨在男同事腹部上面,主动拿着他的阳具套入自己阴道,然后很努力地在上面不断跨骑套动。

  眼看着我那么努力地为那男同事服务,鬼佬不禁有点醋意,于是立即跨过那男同事的头在我面前站着,一手按着我的头,一手握着他那根青筋暴现的阳具塞到我口里,我用双唇夹紧这条胀热的东西,让它像插在阴道里一样出入。

  我扭动着身体,用上下两个洞口套弄起他们的阳具来,这时鬼佬放开了我的头,贪婪地握住我正摇晃不定的双乳,肉紧地抓着、掐着;身下的男同事也伸手到我两腿间,捏住阴蒂揉着、拧着。三处敏感的地方都得到撩拨,我兴奋得放开插在口中的阳具,疯狂地淫叫起来。

  我一面『啊……啊……啊……』地忘情浪叫着,一面用尽气力快速耸动着下身。在我疯狂的套弄下,身下的男同事经已是强弩之末,他的阴茎在我阴道里越插越硬,越插越涨,双手捧着我的臀部,主动地急切往上挺,他喉头发出闷叫,用力作最后冲刺。

  『劈劈啪啪』又一阵挺插,男同事终于去到了终点,坚硬的阳具在我体内一下下跳动着,兽欲的极至渴求解决。突然,一股滚烫的精水向上直接喷射向我的子宫,我受了这一烫也花心酥麻,阴精泄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在阴道内源源扩散,欲仙欲死的高潮让我全身瘫痪,酸软无力地向前倒在那男同事身上。

  而还未得到发泄的鬼佬马上就将我拉到一边,伸手分开我的大腿,那已经有些红肿的阴穴正流溢出男同事射进去的浓白液体,湿透了屁股之下的床单。经历了几次高潮,我实在已经很满足了,但仍然很乐意为尚未射精的鬼佬服务。

  我顺从地刚躺好,鬼佬就很急切地压了上来,他的阳具藉助男同事精液的润滑,很顺利地尽根没入了我的阴户,鬼佬开始用尽力气向我抽插,我则亲热地搂着他的背部,双腿盘在他腰间,情不自禁地轻声叫着:『啊……好厉害呀……插死我了……哎哟……』我的呻吟声使鬼佬更兴奋得发地狂抽猛插,阳具迅猛地来回出入在我紧窄的阴道中,两性器官的交接,发出阵阵『啧啧……啧啧……』的声音。男同事则坐在我们身边,一手搓揉着我的奶子,一手绕到后面搔刮我的肛门。

  当男同事用沾着淫水的手指插入我屁眼里抽动时,我简直爽快得要疯了,下体两个肉洞都塞得满满的,使我刺激得全身紧绷,连阴道也紧紧收缩着。鬼佬的大阳具被我的阴道壁挤压着、箍套着,再也捱不下去了,下体发出几下抽搐,全身抖了几个哆嗦,最后双脚猛蹬了几下,龟头就射出很多很多的浓液,灌满了我阴道里的每一处空间。

  被滚烫的精液一浇,我立即又被推上了高潮,情不自禁地淫叫着:『啊……好多呀……你的精液……浸满……人家的……子宫了……啊……啊……』鬼佬虽然射精后压在我身上不停喘气,但他仍然不舍得马上把阴茎拔出外,屁股依然缓缓运动着,让生殖器挤出最后一滴精液留在我子宫里。」阿玲兴奋地细说着昨晚的情况。

  我问:「你一个人对付两个男人刺激吗?」阿玲回答说:「很刺激,不过最刺激的还是大家的性器官都在没有任何阻隔下真正地互相接触,可以感觉到他们的精液射进我的子宫里。」我和阿玲做爱的时候从来都是使用避孕套的,一直未试过体内射精的滋味,想不到阿玲居然可以在毫无防备之下让这两个鬼佬的精液直接射进她的身体里。

  不过我在遗憾之余,也实在觉得很兴奋,一想到这两个鬼佬的粗壮阳具一下一下地在阿玲的阴道和小嘴里不断进出,四颗睾丸跟着一下一下的颤抖,阿玲的一对饱满乳房也跟随着他们的节奏不停地摆动,我就不其然举旗至敬。

  阿玲这个淫荡少妇全身都流露着妩媚的淫态,实在让任何男人看见都会神迷魄荡,难怪那两个鬼佬要毫不留情地将精液统统射入阿玲的子宫内才能发泄心中欲火。

  阿玲现在每个星期会到鬼佬家里玩两三晚,而鬼佬每次也会安排一些男人与阿玲通宵达旦一起做爱。有时两个人,有时三个人,最多人的一次是去年的除夕夜,她一共应付了六个男人,全部都是她公司的外籍旧同事。

  阿玲很怀念地回忆说,那晚大家都玩得尽兴极了,她的阴道及小嘴一整晚都没空闲过,每分每秒都有两根以上的大鸡巴同时在身体里出入穿插。到天亮时她已经历过数不清的高潮,阴道和胃里盛满了男人的精液,疲累地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几乎是浸泡在精液的海洋中。

  经过几个月的荒淫生活,阿玲送给我的绿帽相信不下三、四十顶,可是她依然乐此不疲,她说,她爱死这些洋人的大阳具了。

  但最近,阿玲已经很少到鬼佬的家里玩乐了,相信她已经开始厌倦和鬼佬的关系,不过她会很快就找到新的对象。

  这几天晚饭后,阿玲会到屋苑的花园跑步和去会所健身,由于她运动的时间很长,而且每晚也是真空上阵,所以我怀疑她又找到了新欢,于是这晚我决定跟踪她的行径。

  原来阿玲一到晚饭后便直接跑往屋苑泳池的救生员休息室,当阿玲走进休息室后,里面总会隐约传来一阵欢呼声,于是我静静地上前窥看。

  休息室内除了阿玲外,还有三个身材非常健硕的年轻救生员,阿玲很熟练地脱光身上的衣服走到他们中间,一丝不挂地坐在一起,他们和阿玲有讲有笑,闲谈了十多分钟。

  这时阿玲开始和身旁的两个救生员接吻,双手伸进他们的短裤内很温柔地抚摸着他们的性器官,他们也伸手握着阿玲的一对浑圆而且非常有弹性的乳房又抓又捏,然后两人都站到阿玲面前,褪下短裤,将两条坚硬的阳具送往阿玲口中,阿玲也很主动地捧着他们的阳具一下一下地努力吸吮着,而两个救生员脸上则露出很陶醉的样子在享受着阿玲的口舌服务。

  剩下那位救生员则在后边用手抱起阿玲的臀部,把阳具插进阿玲的阴户后,下体不停地前后摇摆着。那救生员一边抽动,阿玲就一边含着鸡巴,一边断断续续地淫叫:「啊呀……啊哟……再插深点……插到子宫去……将精液全部射到我子宫内……啊……啊啊……」受到阿玲的淫声浪语挑逗,那个救生员的动作随即变得剧烈起来,他双手掐紧阿玲两边臀肉,下体发狂地耸动,冲撞着阿玲朝后挺起的屁股,边动边哼哼叫着:「呀……不行了……啊……呀……啊……要射……啦……」「啊……」他一声长叫,身体一下定住不动了,然后马上又再抽动几下,停一下,又动几下,又再停一下……救生员的生殖器顶端喷出大量热呼呼的精液,弄得阿玲的子宫非常酥麻。这时阿玲就从含着阳具的口中发出高潮的哼声,那是因为被精液激射所带来的快感。

  救生员喘着粗气继续做缓和的抽动,却仍不舍得把阳具抽出。这时正在享受着阿玲口交的其中一个救生员挺着阳具说:「该到我了。」救生员虽一面不情愿也只好把阳具退出来,然后坐在一旁休息。

  那个接棒的救生员似乎很心急似的,他一手拿着阳具对准阿玲腿间湿滑闪亮的粉红色娇嫩阴户,先用龟头磨擦几下,然后轻轻地顶住穴口,突然就狠狠地挺前插入阿玲的阴道,接着又一连几下狠狠地向着阿玲的阴穴插进去,他的每一次进攻都使阿玲兴奋地呻吟着。

  最后救生员把生殖器直接插到阴道深处只剩下阴囊在外,开始大起大落地剧烈抽动着。阿玲尽情享受着被插穴的快感,阴穴也肉紧地不自觉收缩,紧紧缠绕住快速进出着的阴茎,淫水不受控制地狂泄而出,身体不停地疯狂摆动着。

  阿玲的浪态强烈地刺激了那救生员,使那救生员大呼过瘾,阳具越插越快,越插越用力。但这猛烈动作所产生出来的快感固然使阿玲乐不可支、娇躯狂扭,却也使他忍受不住,只干了数十下后便忍禁不住的想要发射了。

  救生员急叫着:「啊……别动呀……不要动呀……呃啊……」他不自禁地用力猛插几下,便从后贴紧着阿玲的玉背,双手伸到她胸前用力握住那对圆大的肉弹,他整个人本能而又不甘心地颤抖了几下,终于一泄如注,他耸动着下体作最后的冲刺,完成性交后的灌精步骤。

  一股热液朝下体深处袭来,阿玲全身酸软,舒服得连连呻吟着:「啊……哎哟……呀……哎……」也跟随着救生员同时高潮了。

  另一方面,一直享受着口交的另一位救生员已经被吸吮得差不多了,这时射完精的救生员已让出位置给下一个同僚继续。阿玲躺在地上,拿着这根暴跳着的阳具引领它插进自己湿润的阴道中,下身随即热切地摆动着,催促那救生员赶快抽动。

  救生员一插进阿玲的阴道后,马上起劲地抽送起来,阿玲抱着他的腰,主动向上迎凑着,两人下体激烈地碰撞、磨擦,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可能那救生员太过兴奋了,干了五分钟不到就开始呼吸变急,龟头上出现越来越强烈的酥麻感,阳具根部也发出阵阵抽搐,猛地腰一酸,浓稠的精液立即激射出来。救生员的生殖器好像拔开了瓶塞的香槟酒一样,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射到阿玲的子宫内。

  我看到救生员胯下晃动不停的阴囊,知道他泄出的精液绝不会少,这不,转眼间就从两人生殖器的衔接缝隙中满溢而泻,顺着阿玲的会阴淌下股沟,再滑落在地板上。随着救生员成千上万的精子源源不断地侵入阿玲的子宫内,阿玲的身体也不停地颤动着,高潮一浪接一浪……房间内的激烈活动终于静止了,救生员和阿玲一边喘气,一边紧抱着对方的身躯躺在地上休息,享受着高潮后所剩余的快感。其余两人虽然极想再显神威,无奈一下子没法回过气来梅开二度,惟有用眼睛迷醉地欣赏着阿玲意态撩人的诱人肉体。

  休息了一会,阿玲分别和他们三人轮流接吻后便起身离开。

  亲眼看着阿玲和这几个年轻人做爱,还确确实实地体验到阿玲淫荡的子宫如何装满了这三个男人的精液,这种感觉真的难以形容。我真的很好奇,究竟要多少个男人的精液才能填满阿玲的子宫?

  我们夫妻两人今年都是31岁,我们的都思想很开放,喜欢寻找刺激。我老婆阿玲的身材很性感,细腰肥臀、肌肤白嫩、屁股挺翘、阴毛浓密,最难得的是她的乳房非常坚挺,而且衣着打扮亦很新潮,充满成熟的女性美。

  由于阿玲在外资企业上班,所以她有很多外国人朋友,因此阿玲经常都开玩笑地对我说:「要是你的阳具像外国人一样多好!」一天晚上我和阿玲上街购物,她碰见了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外国人,与他站在路旁很亲热地交谈起来。原来那外国人是她的旧上司,因为我看见阿玲和他很熟络,说话时,那个老外又紧紧地盯着阿玲的胸脯。

  之后我问阿玲:「你跟他这么熟络,是不是和他有过一手?」阿玲立即风骚地说:「还没有,不过既然你么说,我会尝试满足你的要求。」当天晚上我还特意刺激阿玲:「你旧上司的阳具一定又大又长,要是你和他干一场,必定很刺激。」阿玲听了以后笑着对我说:「你真的希望我和那个鬼佬做爱?」我说:「我很想看到你被那鬼佬抽插时的骚样。」料不到几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那鬼佬居然真的邀请阿玲出外晚饭,说另一位外籍旧同事快将回国了,所以顺便相约聚聚旧。这晚阿玲穿着得很性感地去应约,她穿的裙子很短,露出两条白白的大腿,上衣亦很贴身,两个大奶子高高的凸出来,由于没穿奶罩,所以走起路来胸部晃荡得很厉害,不其然让人有种破衣而出的感觉,非常之吸引。

  我看见她这样,还开玩笑的对她说:「是不是去和鬼佬偷情啊?」阿玲笑咪咪的对我说:「不告诉你,回来你就知道了。」那天晚上阿玲很晚都仍未回家,我怕有什么意外,所以打她的手机,但没想到她把手机也关掉了,我只好在家看电视等候。

  早上五点钟,差不多天快亮的时候,我听到门口隐约传来微微的喘气声,于是我便透过门上的防盗眼往外看看,一幅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在门外出现:那鬼佬正把阿玲按在楼梯的扶手上,上面用嘴巴吸住阿玲的大奶,下面用他那根又大又长的阳具使劲地抽插着阿玲的阴道;阿玲仰着头,挺起胸脯接受鬼佬的抽插,长发因脑袋左右摇晃而散乱披肩。

  在鬼佬的冲击下,阿玲开始呻吟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场面太刺激,也许是我心理有点变态,这时我的心情很兴奋,鸡巴竟然硬得很厉害。我并没有开门出去阻止,反而是一边看着他们性交,一边手淫着。

  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怕被别人看见,鬼佬只插了几分钟就射精了。鬼佬离开后,阿玲就开门进来,虽然身体很疲倦,脸上仍露出很亢奋的神情。我立即把她带到沙发上,当她坐下的时候,我发现她连内裤都不见了,于是我就问她是不是太兴奋,所以连内裤也忘记穿回。

  阿玲说:「给另外那一位同事留下来作纪念了。」我突然感觉很兴奋,于是便追问她详细的情形。

  阿玲说:「昨晚和鬼佬及另一位外籍旧同事晚饭的时候,由于想给你一点惩罚,所以便不时故意去挑逗他们,后来他们两人都受不了我的引诱,要求我和他们做爱,我当时也忽然有点情欲,于是便跟他们一起去了鬼佬的家。

  一进入鬼佬家里的时候,那男同事和鬼佬已经急不及待地把我抱住,我毫不抗拒地任他们为所欲为,虽然我是有备而战,但还是有点紧张。他们一边亲我,一边迫不及待地把我的衬衣扣子解开,由于没戴乳罩,两个挺挺的大奶子一下子就蹦了出来。

  两人一人一个握着我的奶子又摸又吸的玩了一会,又把我的裙子拉了下来,我今天穿了一条薄薄的小三角裤,他们把那条薄薄的三角裤拨到一边,急不及待地玩弄起我的阴部,后来干脆将三角裤也扒了下来,我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被他们两人抱着,又摸又挖的搞了很久。

  他们有时一人用手指插进我的阴道里抽动,另一人就揉我的阴蒂;有时一人抚摸我的阴唇,另一人就轻搔我的肛门,我被弄得欲火腾升,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他们胯下抓捏着裤子里的阴茎。

  后来他们把我抱到房间里的一张大床上,然后也脱光自己的衣服,赤条条地站到我的身边。他们两人一左一右分别将已经勃起来的阳具放在我嘴边,要我为他们口交,我双手各握着一支热腾腾的肉棒,伸出舌头轮流舔舐他们的龟头,又分别将整支肉棒含入嘴里吸啜,手则继续握着另一根套动。而他们也没闲着,在享受着我口交的同时,手指就在把玩着我两粒乳头。

  这样玩了一会后,三人都欲念高涨,纷纷发出舒服的哼声。鬼佬伸手到我阴部摸了一下,见淫水已经相当充沛,便要我翘起屁股伏在床上,我知道他们准备要插穴了,于是马上趴下,双腿张得开开的将阴户向着他,迎候着他插进来。

  鬼佬先用我的淫水润一润他的龟头,然后就对准阴道口长驱直入,一口气把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阳具全部捅进我体内,不等我适应一下就立即抱着我的屁股抽送起来。那男同事则站到我前面,让我的头靠在他腹部以下替他口交。

  鬼佬在我的后面挺动着阳具不停地抽插我的阴道,而我也不时将翘高的肉臀一下一下的往后耸动来配合他的节奏。当我的头不停地上下前后摆动着时,那男同事也握着我的乳房固定住我上身,配合着我的吞吐动作慢慢挺动腰部做缓缓的挺送,他还很陶醉地眯起双眼,享受着我在为他吸吮生殖器。

  一前一后有两根粗壮的阳具在我身体内轮流出入,干得我舒畅极了,尤其是阴道里鬼佬那根大肉棒,下下都顶到我花心,使我酥麻酸痹百感齐集,忍不住张嘴想叫,又被男同事趁机将龟头深深塞进我喉咙,我觉得自己好像被穿刺在两支长长的钢杆上,身躯由嘴巴一直被贯穿至下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来了三次高潮,他们仍玩得兴致勃勃,一点射精的征兆也没有。这时鬼佬拔出他的肉棒,与男同事交换位置,并叫我用女上男下的姿势与那男同事性交,我张开双腿微蹲跨在男同事腹部上面,主动拿着他的阳具套入自己阴道,然后很努力地在上面不断跨骑套动。

  眼看着我那么努力地为那男同事服务,鬼佬不禁有点醋意,于是立即跨过那男同事的头在我面前站着,一手按着我的头,一手握着他那根青筋暴现的阳具塞到我口里,我用双唇夹紧这条胀热的东西,让它像插在阴道里一样出入。

  我扭动着身体,用上下两个洞口套弄起他们的阳具来,这时鬼佬放开了我的头,贪婪地握住我正摇晃不定的双乳,肉紧地抓着、掐着;身下的男同事也伸手到我两腿间,捏住阴蒂揉着、拧着。三处敏感的地方都得到撩拨,我兴奋得放开插在口中的阳具,疯狂地淫叫起来。

  我一面『啊……啊……啊……』地忘情浪叫着,一面用尽气力快速耸动着下身。在我疯狂的套弄下,身下的男同事经已是强弩之末,他的阴茎在我阴道里越插越硬,越插越涨,双手捧着我的臀部,主动地急切往上挺,他喉头发出闷叫,用力作最后冲刺。

  『劈劈啪啪』又一阵挺插,男同事终于去到了终点,坚硬的阳具在我体内一下下跳动着,兽欲的极至渴求解决。突然,一股滚烫的精水向上直接喷射向我的子宫,我受了这一烫也花心酥麻,阴精泄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在阴道内源源扩散,欲仙欲死的高潮让我全身瘫痪,酸软无力地向前倒在那男同事身上。

  而还未得到发泄的鬼佬马上就将我拉到一边,伸手分开我的大腿,那已经有些红肿的阴穴正流溢出男同事射进去的浓白液体,湿透了屁股之下的床单。经历了几次高潮,我实在已经很满足了,但仍然很乐意为尚未射精的鬼佬服务。

  我顺从地刚躺好,鬼佬就很急切地压了上来,他的阳具藉助男同事精液的润滑,很顺利地尽根没入了我的阴户,鬼佬开始用尽力气向我抽插,我则亲热地搂着他的背部,双腿盘在他腰间,情不自禁地轻声叫着:『啊……好厉害呀……插死我了……哎哟……』我的呻吟声使鬼佬更兴奋得发地狂抽猛插,阳具迅猛地来回出入在我紧窄的阴道中,两性器官的交接,发出阵阵『啧啧……啧啧……』的声音。男同事则坐在我们身边,一手搓揉着我的奶子,一手绕到后面搔刮我的肛门。

  当男同事用沾着淫水的手指插入我屁眼里抽动时,我简直爽快得要疯了,下体两个肉洞都塞得满满的,使我刺激得全身紧绷,连阴道也紧紧收缩着。鬼佬的大阳具被我的阴道壁挤压着、箍套着,再也捱不下去了,下体发出几下抽搐,全身抖了几个哆嗦,最后双脚猛蹬了几下,龟头就射出很多很多的浓液,灌满了我阴道里的每一处空间。

  被滚烫的精液一浇,我立即又被推上了高潮,情不自禁地淫叫着:『啊……好多呀……你的精液……浸满……人家的……子宫了……啊……啊……』鬼佬虽然射精后压在我身上不停喘气,但他仍然不舍得马上把阴茎拔出外,屁股依然缓缓运动着,让生殖器挤出最后一滴精液留在我子宫里。」阿玲兴奋地细说着昨晚的情况。

  我问:「你一个人对付两个男人刺激吗?」阿玲回答说:「很刺激,不过最刺激的还是大家的性器官都在没有任何阻隔下真正地互相接触,可以感觉到他们的精液射进我的子宫里。」我和阿玲做爱的时候从来都是使用避孕套的,一直未试过体内射精的滋味,想不到阿玲居然可以在毫无防备之下让这两个鬼佬的精液直接射进她的身体里。

  不过我在遗憾之余,也实在觉得很兴奋,一想到这两个鬼佬的粗壮阳具一下一下地在阿玲的阴道和小嘴里不断进出,四颗睾丸跟着一下一下的颤抖,阿玲的一对饱满乳房也跟随着他们的节奏不停地摆动,我就不其然举旗至敬。

  阿玲这个淫荡少妇全身都流露着妩媚的淫态,实在让任何男人看见都会神迷魄荡,难怪那两个鬼佬要毫不留情地将精液统统射入阿玲的子宫内才能发泄心中欲火。

  阿玲现在每个星期会到鬼佬家里玩两三晚,而鬼佬每次也会安排一些男人与阿玲通宵达旦一起做爱。有时两个人,有时三个人,最多人的一次是去年的除夕夜,她一共应付了六个男人,全部都是她公司的外籍旧同事。

  阿玲很怀念地回忆说,那晚大家都玩得尽兴极了,她的阴道及小嘴一整晚都没空闲过,每分每秒都有两根以上的大鸡巴同时在身体里出入穿插。到天亮时她已经历过数不清的高潮,阴道和胃里盛满了男人的精液,疲累地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几乎是浸泡在精液的海洋中。

  经过几个月的荒淫生活,阿玲送给我的绿帽相信不下三、四十顶,可是她依然乐此不疲,她说,她爱死这些洋人的大阳具了。

  但最近,阿玲已经很少到鬼佬的家里玩乐了,相信她已经开始厌倦和鬼佬的关系,不过她会很快就找到新的对象。

  这几天晚饭后,阿玲会到屋苑的花园跑步和去会所健身,由于她运动的时间很长,而且每晚也是真空上阵,所以我怀疑她又找到了新欢,于是这晚我决定跟踪她的行径。

  原来阿玲一到晚饭后便直接跑往屋苑泳池的救生员休息室,当阿玲走进休息室后,里面总会隐约传来一阵欢呼声,于是我静静地上前窥看。

  休息室内除了阿玲外,还有三个身材非常健硕的年轻救生员,阿玲很熟练地脱光身上的衣服走到他们中间,一丝不挂地坐在一起,他们和阿玲有讲有笑,闲谈了十多分钟。

  这时阿玲开始和身旁的两个救生员接吻,双手伸进他们的短裤内很温柔地抚摸着他们的性器官,他们也伸手握着阿玲的一对浑圆而且非常有弹性的乳房又抓又捏,然后两人都站到阿玲面前,褪下短裤,将两条坚硬的阳具送往阿玲口中,阿玲也很主动地捧着他们的阳具一下一下地努力吸吮着,而两个救生员脸上则露出很陶醉的样子在享受着阿玲的口舌服务。

  剩下那位救生员则在后边用手抱起阿玲的臀部,把阳具插进阿玲的阴户后,下体不停地前后摇摆着。那救生员一边抽动,阿玲就一边含着鸡巴,一边断断续续地淫叫:「啊呀……啊哟……再插深点……插到子宫去……将精液全部射到我子宫内……啊……啊啊……」受到阿玲的淫声浪语挑逗,那个救生员的动作随即变得剧烈起来,他双手掐紧阿玲两边臀肉,下体发狂地耸动,冲撞着阿玲朝后挺起的屁股,边动边哼哼叫着:「呀……不行了……啊……呀……啊……要射……啦……」「啊……」他一声长叫,身体一下定住不动了,然后马上又再抽动几下,停一下,又动几下,又再停一下……救生员的生殖器顶端喷出大量热呼呼的精液,弄得阿玲的子宫非常酥麻。这时阿玲就从含着阳具的口中发出高潮的哼声,那是因为被精液激射所带来的快感。

  救生员喘着粗气继续做缓和的抽动,却仍不舍得把阳具抽出。这时正在享受着阿玲口交的其中一个救生员挺着阳具说:「该到我了。」救生员虽一面不情愿也只好把阳具退出来,然后坐在一旁休息。

  那个接棒的救生员似乎很心急似的,他一手拿着阳具对准阿玲腿间湿滑闪亮的粉红色娇嫩阴户,先用龟头磨擦几下,然后轻轻地顶住穴口,突然就狠狠地挺前插入阿玲的阴道,接着又一连几下狠狠地向着阿玲的阴穴插进去,他的每一次进攻都使阿玲兴奋地呻吟着。

  最后救生员把生殖器直接插到阴道深处只剩下阴囊在外,开始大起大落地剧烈抽动着。阿玲尽情享受着被插穴的快感,阴穴也肉紧地不自觉收缩,紧紧缠绕住快速进出着的阴茎,淫水不受控制地狂泄而出,身体不停地疯狂摆动着。

  阿玲的浪态强烈地刺激了那救生员,使那救生员大呼过瘾,阳具越插越快,越插越用力。但这猛烈动作所产生出来的快感固然使阿玲乐不可支、娇躯狂扭,却也使他忍受不住,只干了数十下后便忍禁不住的想要发射了。

  救生员急叫着:「啊……别动呀……不要动呀……呃啊……」他不自禁地用力猛插几下,便从后贴紧着阿玲的玉背,双手伸到她胸前用力握住那对圆大的肉弹,他整个人本能而又不甘心地颤抖了几下,终于一泄如注,他耸动着下体作最后的冲刺,完成性交后的灌精步骤。

  一股热液朝下体深处袭来,阿玲全身酸软,舒服得连连呻吟着:「啊……哎哟……呀……哎……」也跟随着救生员同时高潮了。

  另一方面,一直享受着口交的另一位救生员已经被吸吮得差不多了,这时射完精的救生员已让出位置给下一个同僚继续。阿玲躺在地上,拿着这根暴跳着的阳具引领它插进自己湿润的阴道中,下身随即热切地摆动着,催促那救生员赶快抽动。

  救生员一插进阿玲的阴道后,马上起劲地抽送起来,阿玲抱着他的腰,主动向上迎凑着,两人下体激烈地碰撞、磨擦,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可能那救生员太过兴奋了,干了五分钟不到就开始呼吸变急,龟头上出现越来越强烈的酥麻感,阳具根部也发出阵阵抽搐,猛地腰一酸,浓稠的精液立即激射出来。救生员的生殖器好像拔开了瓶塞的香槟酒一样,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射到阿玲的子宫内。

  我看到救生员胯下晃动不停的阴囊,知道他泄出的精液绝不会少,这不,转眼间就从两人生殖器的衔接缝隙中满溢而泻,顺着阿玲的会阴淌下股沟,再滑落在地板上。随着救生员成千上万的精子源源不断地侵入阿玲的子宫内,阿玲的身体也不停地颤动着,高潮一浪接一浪……房间内的激烈活动终于静止了,救生员和阿玲一边喘气,一边紧抱着对方的身躯躺在地上休息,享受着高潮后所剩余的快感。其余两人虽然极想再显神威,无奈一下子没法回过气来梅开二度,惟有用眼睛迷醉地欣赏着阿玲意态撩人的诱人肉体。

  休息了一会,阿玲分别和他们三人轮流接吻后便起身离开。

  亲眼看着阿玲和这几个年轻人做爱,还确确实实地体验到阿玲淫荡的子宫如何装满了这三个男人的精液,这种感觉真的难以形容。我真的很好奇,究竟要多少个男人的精液才能填满阿玲的子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