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步入深渊的女人完

作者:admin人气:1519来源:

“哦……使劲抱着我。”梅尹轻轻地呼唤着。男人更加使劲地把成熟诱人的身体紧紧抱在怀中,而下面的动作却不断加快。梅尹的脸上展露着兴奋的神色,眼睛眯成一条线,小嘴微微张开,呻吟从嘴里不断地冒出。雪白的身体扭动着迎合着男人的动作,双腿团在男人的臀部,紧紧地夹着。男人的动作不断加快:“淫妇,我来了,要射在里面了。”梅尹点点头。男人浑身肌肉突然紧张,身体猛地抬起,“啊,我爱你,宝贝,啊……”下身拼命地顶进梅尹的体内,阴茎在她的阴道的深处爆发,喷射出男人的液体。梅尹在男人高潮的时刻也同样紧张起来,臀部翘起更加紧凑地迎合着男人的冲击,阴道自然地开闭,吸取着男人的爆发。

  一切都平静下来,男人平静地趴在一边昏昏睡去,梅尹悄悄把他抓着乳房的手拿开,下床,走向浴室。先清理了下身的精液和淫水,然后打开喷头,冲洗着刚才被汗水浸泡过的身体。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它白净,丰满,除了生过孩子肚子有些松弛,身体其他的部位却看不出一丝赘肉,看来美容院的形体美容到是起到了一些作用,乳房已经变得坚实丰满起来。梅尹抚摩着自己的脖子,然后漫漫向下,心里说着,这是一个没有什么可挑剔的肉体,他说得对,这样的女人应该能让男人疯狂。手移到乳头上,这是她最容易动情的地方,手指抚摩着它,思绪回到两个月前上海的酒店房间,他也是这样掐着自己的乳头,脸上露出得意的坏笑……围上浴巾回到房间,看见男人已经起来,正坐在床边穿衣服。这不是一个能让她满足的男人,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他都不能。但她也无可奈何地投入到他的怀抱之中,因为她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爱抚。但这些她的老公无法给她的,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她需要。所以在一个月前她终于接受他的追求,他可是个有来历的人,L市团委书记高纯,一个正值壮年仕途春风得意的人。也许是这个因素让梅尹倒向他的怀抱,但从内心里她并不喜欢这个人。

  夜晚的冷风吹在梅尹的脸上,每次幽会之后她都是这样自己回去,虽然那个男人有车,但她从来没有让他送过。因为她不想有一种别人情妇的感觉,但她有时又觉得自己是在欺骗自己。但没有办法,她的心中总是这样矛盾。对于一个33岁的女人来说,生活总在不停地处在矛盾之中,老公对她来说已经名存实亡,生活中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的身上。但她是正常的女人,一个性欲开始高涨的年龄,33年来构筑的精神的防线却在短短两个月中崩溃,她如那个男人所设想的开始变成一个坏女人,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妇。

  第一章

  “呤呤……”值班室的电话响了,护士接着,转过头叫梅尹:“梅大夫您的电话。”梅尹放下手中的饭盒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高纯的声音:“小宝贝,吃饭呢吗?”

  梅尹的神情一下子紧张起来:“是的,怎么这时候打电话?”

  高纯:“呵呵,想你了贝,想看看你中午吃的什么,有没有我的东西好吃。”

  梅尹连忙压低声音:“别胡说,我这是在医院。”

  高纯:“最不喜欢就是你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到了我那里一样的淫荡。”

  梅尹:“求你了,有什么事快说吧。”

  高纯:“周末去五浪山玩,带上你去。”

  梅尹:“不行啊,老公在家怎么出来啊。”

  高纯:“那你自己安排吧,反正周五6点,我在你医院门口等你。”

  梅尹:“别在那里,人多。”

  高纯:“那你定个地点。”

  梅尹:“就五一广场麦当劳门口吧。”

  梅尹听高纯说过,他们机关在五浪山有一幢别墅,平时周末经常去那里度周末。高纯老早就说要带她去,可一直被她拒绝,这回高纯使出先斩后奏,她也没有办法。晚上梅尹回到家,她那位老公仍然不见人影,谁知道又去哪里鬼混了。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如果不是老公对她的冷淡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晚上11点多,老公才带着酒气熏天的身体回到家里,洗也不洗就倒在床上。原来她老公也是医院里的大夫,去年跳出来跟人合伙搞医疗器材,从此就跟变了个人似的。首当其冲的是性关系,在她的记忆中,老公已经有4个月没有动过她。想到这里,梅尹轻叹一口气,回身推了推老公:“喂,我周五周六青年会活动,我要去五浪山。晚上你负责接孩子。”老公嘴里嘟囔着:“恩,知道了。”之后变不再做声。这个青年会就是市团委组织的,为的是联合市里的年轻专业人材,鬼才知道,高纯什么时候看上了她,把她搞了进去。

  周五一下班,梅尹就拿着包离开了医院,包里塞了几件外出必须的用品和内衣。来到麦当劳,远远就看见高纯那辆捷达。上了车,还没坐稳,高纯就伸手摸了她屁股一把,梅尹不高兴地扭动着身子:“干吗这里人这么多。”高纯满意地笑了,开车上路。

  今天,梅尹穿了一条米黄色的连衣裙,由于修身的设计,包裹出一身性感的体态。梅尹知道这样的穿着很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但她开始喜欢这种目光,它能让她感到一丝自信。在路上高纯打了几个电话,仿佛还有人要来,梅尹突然想起了高纯曾提到过的,他们的一些事情,紧张地问:“还有其他人吗?”高纯沉吟着,说道:“还有几个市委的人一起。”梅尹连忙道:“怎么有这么多人?”高纯:“放心,每个人都带有女伴。还记得我跟你讲过的吗?PARTY。”梅尹头一下子就大了,高纯曾跟她说过,在他们市委有一伙人经常组织PARTY,就是大家一起搞群交宴会。高纯曾问过她,她也没怎么想就胡乱答应了,当时她只感觉新奇,没有想到他真的带她参加。梅尹不说话,紧张地看着前面的路,她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

  不到半小时,车子很快就到了五浪山,高纯说:“那些人还没有来,我们先去吃饭。”梅尹不知为什么松了口气。吃饭时,高纯凑到梅尹身边手不停地从桌子底下伸过来骚扰着她的大腿,她总是把手推开,而手又伸过来,饭也没有吃好。

  吃完饭,他们来到了别墅,别墅依山傍海,一条小路从门前延伸到沙滩上,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两人进去,灯一亮,别墅里豪华的装修迎入眼帘。梅尹还在扫视着屋子的时候,高纯的手已经从后面伸了过来,一只手从掖下穿过,抚摩梅尹的乳房,另一只,从下面拉起梅尹的裙摆想侵犯阴部。梅尹吓了一跳,连忙用手阻拦,但高纯的手分外固执,很快突破了梅尹的防守。梅尹没有办法,只得说:“好了,停一下,工作了一天,怪脏的,先洗个澡。”高纯想想也是,拿起行李和梅尹上了二楼,走进一间有落地窗的大房间,整个二楼这样的房间有5个。

  水哗哗地冲在身上,梅尹感到一阵畅快,突然门开了,高纯赤裸着钻了进来,一下子把梅尹按在墙上,两个赤裸的肉体近贴在了一块。梅尹的屁股感到了来自于男人下体的热度。高纯的手粗暴地蹂躏着梅尹两只大乳,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梅尹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高纯把她的身子扳过来,抵住墙,亲吻她柔软的嘴唇。梅尹身体内的欲望被挑动起来,迎合着高纯的舌头,而手被她引导着抓住还不是很硬的阴茎,她熟练地抚摩着高纯的阴茎,心中竟然希望它站立起来。

  高纯把梅尹按下去,让她蹲下,梅尹知道他想干什么,张嘴含着他那不是很大的阴茎。梅尹吐纳着阴茎,还不时用舌头舔着龟头。高纯在刺激中抬起头张着嘴呻吟着,手抚弄着梅尹的头发:“啊,使劲一点,再深一些,你这张小淫嘴真是天生服侍男人的工具。”在高纯话语的刺激下,梅尹更加卖力地吃着高纯的阴茎。记得那个男人说过,她的口活不是很好,所以她特别注重在和其他男人玩的时候练习口活,看来已经起到了功效。

  高纯:“哦,好舒服,你这个小淫妇,快起来,让我操你。”梅尹站起来,任由高纯的摆布,此刻的她也沉浸在欲火的燃烧中,期待男人的阴茎进入体内。高纯把梅尹反过身,让她手撑着墙,阴茎从后面塞进早已经水汪汪的小B中。随着阴茎的前后抽插,梅尹逐渐呻吟开来,美妙的感觉从阴道扩散着,她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她不在乎身后的男人是否真正让她喜爱。

  “啊,小淫妇,我要来了,操你,来了。”高纯在一阵语无伦次之中,爆发在梅尹的身体内。梅尹突然感到一阵空虚,她知道高纯并不会太长时间,不过她还是很配合地扭动着屁股迎接他的阴茎。

  擦干身子的两人躺在房间里两米宽的大床上,梅尹感觉有些怪,刚才没有达到高潮的身体,仍没有平静下来,而高纯还在玩弄着她的乳房。突然,高纯停下来,下床从他带来的包里拿出一件东西,梅尹看见那是一件皮质的内衣。高纯:“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快穿上。”梅尹把内衣拿在手里,这与其说是内衣,还不如说是几条皮带联系在一起,梅尹把内衣套上,顿时脸上泛起一阵红潮,这是一件特别体现女人身段的内衣,在脖子上有一道皮圈,从皮圈有两道皮带向下延伸,刚好罩住两个乳头,下面是一圈裙子,由于有弹力,紧紧包在她的腰部和屁股,但也就仅仅包住半个屁股,而阴部则全空着,这种设计既突出了女人的身材,又掩盖了腰部和小腹可能多余的赘肉。梅尹在镜子中看着一个让男人喷火的肉体,简直不敢相信那就是她,一个平时人们尊敬的医生。高纯来到她身后,惊艳地看着镜子,两手从后面抱着梅尹,“你真是性感尤物。”

  窗户外面闪过几道灯光,高纯来到窗户旁看了看,回头说:“他们来了。”梅尹一阵紧张起来,不知道来的会是什么人,等待她的会是什么样的情形。高纯穿起衣服,对她说:“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要大方点,别给我丢脸。”

  第二章

  高纯说罢下楼去了,梅尹特讨厌他最后甩下的一句,别给他丢脸,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了。到了现在梅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居然跟着高纯来到这么一个地方,参加一个性爱PARTY。梅尹第一种感觉是害怕和不情愿,但在内心深处却有一种欲望在蠢蠢欲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开始接触男人纯粹就是因为想抱负那个对自己冷淡的丈夫,但那个男人说过,这是一潭深渊,进去了就会漫漫滑下去。开始她以为自己会控制得了,但现在就算来到这里,要去做那些事,她依然无法自主。楼下门开了,听到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人已经来了,坐在床上发怔的梅尹才缓过劲来,穿起裙子走下楼去。

  高纯下楼开门,三男三女六个人鱼贯而入。在L市的市委市政府里有那么一个小圈子,都是一些中上层的干部,平时喜欢到某个地方一起玩性爱PARTY,据说这是发起者,副市长徐厚德在外国考察回来之后带来的新鲜事物。这个徐厚德老爸是北京某研究院的院长,而还有个叔叔是中央某首长。但他又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肚子里多少有些料,这年头这样的人升的肯定很快,所以才36岁已经是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女人,身边一帮人也就跟着他搞起了堕落的小圈子。

  徐市长今天带了一个婀娜的小蜜,高纯一看原来是市电视台的播音员潘捷,这个骚蹄子傍上徐市长已经半年了。今天来的还有市委办公室的主任张军和市纪委的刘处,他们也分别带来的女孩子都非常年轻美貌,看得高纯心花怒放,心想这会可是要大开杀戒了,还不禁后悔刚才这么快就跟梅尹搞了一炮。

  张军一进门就从兜里套出一个小袋对高纯使了个眼色,高纯立刻明白了,这是徐市长从国外带回来的高级春药“爱尔沙”,这种药只要服用一颗,任什么淑女都要变成荡妇,虽然今天来的女人都知道要玩PARTY,但这几个色魔仍然要用春药把她们变成超级淫荡。

  徐市长四下搜寻了一下,问高纯:“小高,你带来的那位呢?”原来高纯跟他说会带一个少妇来,而少妇又是徐厚德比较喜欢一种类型。高纯立刻向楼上招呼:“梅大夫还不下来?”楼上的梅尹一直不好意思下去,听到高纯的招呼,梅尹横下一条心,走出了房门。

  以下转换为第一人称

  楼梯上下来,客厅里已经坐满了人,男人都是大腹便便的官宦,而女人都分外妖艳。我不禁咯噔一下,与那些女孩相比自己显然已经有些老了,早知道都是这些年轻美貌的女孩还真不该来这里出丑。想到这些,憎恨地瞪了高纯一眼,高纯仿佛以为我在埋怨他不早招呼我下来,连忙过来搂着我走到沙发上坐下,给我介绍起人来,在坐的里面没有一个是可以让人看得上眼的,就拿那个徐市长吧,个子不高,但身材挺胖,眯着个小眼睛看起来就不舒服。

  那个张军从厨房端来饮料,男人们都喝啤酒,而给女人准备了果汁饮料。大家就在客厅里聊着天,男人们不时说着一些色情笑话,他们都笑得前仰后合的,但我却如坐针毡。那个徐市长的小眼睛不停地在我身上扫荡,虽然没有接触也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突然徐市长说话了:“您就是梅大夫吧,小高跟我提过您,今天一见果然是很有风韵哟。”我的脸刷地就红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低下头。徐市长看我不说话,接着又问:“梅大夫在哪间医院啊?”我一时说不出话来,高纯在旁捅了捅我,我才道:“哦,在市一院。”

  “是吗,是什么科的?”

  “内科的。”

  “梅大夫医术高明吧?”

  “哪里哪里。”

  “梅大夫说话怎么这么拘谨,是不是小高招待不周啊。”说完他看着高纯哈哈大笑起来。

  “没有,不好意思。”

  “梅大夫现在是什么职称啊?”

  “主治。”

  “要不要赶明跟院长打个招呼,升你当主任医师吧。”

  我的心里泛起一阵生气,怒的是他把我当成什么了,居然这样说。我心中天生不趋炎附势的性格立刻产生了反抗。

  高纯见我不说话,连忙出来打圆场:“要不怎么找点什么东西玩玩”。张军答茬:“怎么,你小子这么快就蹩不住啦,哈哈。”高纯也笑起来:“你小子就是一肚子坏水,要不徐市长,咱们搓搓麻?”徐厚德一想就点了点头。大家就走到客厅旁的小客厅里,里面是一早就准备好的麻将桌,大家围着桌子坐下,我和女人们把饮料也一起端过来,傍在高纯旁边坐下。

  徐厚德看了看张军,张军就说:“咱们玩什么?”刘处:“你说吧,打多少?”张军说:“以前都是来钱的,玩得多没有意思。今天要不别来钱的。”“那玩什么?”刘处问。张军脸上挤出一脸坏笑:“我们不如玩脱衣服,只许吃点炮,不许自摸,谁点炮谁的女人就脱一件。”刘处说:“那才有几件,要是脱完了呢?”张军:“脱光了,就谁输了,谁的女人就用嘴服侍赢的。”刘处立刻附和:“好,我赞成。”说着就转身摸着他身边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嗔道:“瞧你的坏样。”其他三个女的很快都答应了,高纯转头看着我,我还能怎么样,在这个地方自己就象板上的肉。想到着我无奈地点点头,心里只能希望高纯的牌技高超点。

  牌局开始了,由于他们都想耍坏,都争先恐后地点炮,很快刘处就给张军放了一炮,刘处推倒牌回头看着女孩,那个女孩是市物资局的一个秘书叫陈佳,她拧了刘处一把,扭扭捏捏地脱了一件外面的小衫,露出了里面黑色的乳罩。她的皮肤很白,而且乳房也非常丰满。其他三个男人的眼睛不约而同地盯着陈佳。陈佳娇嗔道:“你们干什么啊,接着来啊。”牌局重新开始。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对,他们都穿着内衣外衣,裙子和底裤,那自己却只穿着一条裙子和一件内衣,他们可以脱四次才脱完,而自己只有两次机会。但醒悟过来的时候,牌局已经在进行之中。

  不过让我舒了一口气的是,下一局输的是徐市长,潘捷也脱了一条裙子,她里面穿着白色的内衣,身材很苗条,大家欣赏了一下,接着又打了起来。我的好运气终于到头了,高纯点炮了,这回又是徐市长赢的,他仿佛很有满足感地盯着我。我的心里既郁闷又有点兴奋,知道你就是盯着我来的。高纯同样是一脸坏笑地看着我,哎这个刚才还和自己做爱的男人此刻同样期待着。这时我体内也感觉有些热,于是我一横心把裙子的拉练拉开,站起来把裙子褪了下来。这回男人们的眼睛仿佛都要掉出来似的,他们惊异地看着在性感皮质内衣下丰满的身体。男人们发怔了几秒,潘捷有些不乐意,掐了徐市长一下,徐市长的色眼才转移到别的地方。

  他们的眼睛转移开了,但我的脸仍然如火烧一般,体内的热量和脸上的热量混合在一起让我浑身感到难受,拿起眼前的饮料一饮而尽。冰凉的液体穿过身体,感觉稍微平静了一些,男人的眼光中渗透着对这副诱人躯体的渴求,而我也开始习惯这种火辣的目光,它让我感到一个女人的自豪。在几个女人当中我的身材无疑是最性感的,34C的乳房在皮子的遮掩下呼之欲出,这是女人值得骄傲的本钱,想到这里,我不再低下羞涩的脸。

  牌局继续开始,一圈下来,女人们纷纷脱衣,我最后的内衣居然顶住了数轮的冲击,居然刘处带来的女人李露华领先达到终点,她穿的三件衣服连续三把就被脱光了。李露华小拳头打在刘处身上,故作羞涩地脱掉最后一条小底裤,男人们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我居然也跟着拍手而笑,可能是看到有人已经脱光了,所以心中不禁放松下来。而此时体内越来越热,男人的目光变得更加有诱惑力。事已至此我已别无选择,好象还期待着高纯输一把,让我彻底解脱。

  这种期待是很容易达到的,风向转向西风,第一把牌一推倒,我便知道我最后的皮内衣便要离开身体了。我爽快地站起来,拉开背后的拉练,漫漫地把内衣退下来,动作故意放慢故意扭动着,乳房,阴部终于裸露在空气中,我感觉乳房随着我的动作微微抖动,我知道他们都盯着我,但我却不愿意看那些色迷迷的眼光。这次高纯惊奇地看着我,仿佛在惊讶我怎么变得如此快速。我嗔道:“看什么啊,谁叫你打得臭。”男人们又哈哈笑了起来。

  接下来是潘捷脱光,然后牌局起了变化,因为刘处又点炮了,按照约定,李露华要为赢了的高纯口交。大家都在拍手催促,李露华哼了一声,乖乖地钻到桌子下面,匍匐到高纯前面。我在旁边看着她的小脸,她还对我笑了笑。接下来她开始为高纯服务,她把高纯的裤链拉开,那跟阴茎乖乖地弹了出来,由于这么色的情形下,所以它已经硬了。李露华把阴茎含到嘴里,高纯身体一抖,说道:“大刘,厉害。”引得人们又笑了起来,可下面的动作却没有停,我开始时还看着她的动作,可后来心中一阵醋意袭来。虽然这个男人本不值得我吃醋,但毕竟1小时前我们还在浴室里做爱。

  按规定,一局结束,不管射精与否,口交都会自动停止,除非这局的结果和上局一样。在口交的刺激下,高纯方寸大乱,胡乱出了几张牌就点了炮。李露华才恋恋不舍地从桌子下出来:“哎怎么这么快就输了。”她的矫柔造作让我反感,但我却是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影响。高纯给徐市长点了炮,他开始用满足的眼光看着我,我已经没有任何衣服做挡箭牌了,我知道他们都在期待着我开始服务。

  我默然站起来,他们的声音此刻什么都听不到,高纯把椅子让让,我快速地钻到桌子下面,我不想在桌面上让他们欣赏我的窘态。由于桌子下空间狭窄,我只能半爬着到徐市长的两胯之间。一抬头,徐市长一脸色笑地看着我,我感到有些不舒服。他的手伸下来,摸摸我的头发然后顺手把我的脸掂起来,我尴尬地笑了笑,他就不管我开始码牌去了。

  这样一来我反而不轻松,不知所措了一阵,徐市长说:“小高,梅大夫好象有点不好意思。”好象在催促我,我此时跪在地上,手扶在他的胯下,已经感觉到布料里面的肉棒,一股男人的味道冲入鼻子里,让我以为的是居然并不讨厌。我摸索着拉开拉链,里面还有内裤,徐市长感觉到我的动作,伸出一只手把裤腰带拉开。我才把内裤拉下来,出来了,它终于展露在我的眼前,浓密的阴毛中的阴茎还显得不是那么硬。

  我把它从毛毛中拉出来,颜色深深的看样子不是很丑陋,反而红红的龟头还有点可爱。我的手轻轻地抓住它,开始上下漫漫套弄。看了看,终于下了决心,闭上眼睛张嘴把它含了进来。由于没有清洗,感觉它还有些咸味,但更重的却是男人的味道,我有一种喜欢这种味道的冲动,体内的热量越来越强,催动着我完全投入到口交之中。

  我的嘴时而深含,时而浅吞,还用舌头围绕着龟头舔弄。未几,阴茎便坚挺起来,我把它吐出来,往下面含两个睾丸,然后再从阴茎的根部舔上舔下。徐市长舒服得放下一只手抚摩着我的脸,还时而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地把我的头塞进去,以便我把阴茎含得更深,我差点因为接触到喉咙而被呛着,头向上昂,但却被他的手有力地摁着,无奈只能深深地把阴茎含在嘴里。一会我变换方式,一手抓住阴茎,嘴含弄着剩余的上半部,手还不时地抚摩阴茎的四周。显然徐市长感到很舒服,他还说:“小高,梅大夫功夫不错,你怎么调教的,哈哈。”

  这种话如果在平时,我一定会觉得分外地羞辱,但现在却仿佛自己得到了承认和鼓励,于是更加卖力地吸食着徐市长的阴茎。可一会上面的牌局又结束了,我好象有些失落地把阴茎吐出来,准备回去。可徐市长一把把我拉住,说道:“呵呵梅大夫,你男人又输了。”原来高纯又点炮了,还是输给徐市长。我只能又把阴茎塞回嘴里,由于已经含了好一会,嘴也有些累了,刚想放慢速度,可徐市长一只手扯着我的头发,使劲地前后推动,我的头被他的手推动着只能依然快速地吐纳着。突然,我仿佛感到他的肉棒想进入得更深,难道,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感觉到他的肉棒在我口腔的深出喷射起来,来了终于来了,我感觉到它有节奏的跳动。由于难受我奋力把肉棒推出了一些,跳动也随之停止了。哦,这个男人的精液终于被我弄了出来,此时满个口腔全部是腥味的精液。我怅然着把喷射完毕的阴茎吐出来,而一丝精液还连在我的嘴上。

  这时,我才听到桌面上一阵笑声,有人还在恭喜徐市长。他低下头用命令的口吻:“来,把我的子孙们吃进去。”我本想钻出桌子把精液吐出来,可听他这么说,一时又不知所措。他催促道:“快吃啊,怎么嫌脏吗?”我本能地点点头,但随即又摇摇头,脑子里一片空白,皱着眉头把腥咸的精液吞进了喉咙。他又说:“来,把我的宝贝舔干净。”我顺从地再次把他的阴茎纳入嘴中,用舌头和嘴唇把阴茎上剩余的精液舔干净。

  终于结束了,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羞辱,尴尬,总之都结束了,我从桌子下钻出来,大家都看着我笑,而高纯搂着我的肩膀,亲了亲我的脸。由于激烈的口交,弄的我浑身是汗水,而且还有一些精液残留在身上,我说:“对不起,我要去洗洗。”谁知道,张军反对:“不行,还没完呢,如果高纯接着输呢。”我惊讶地看着他,终于徐市长懒洋洋地发话了:“小张,别老将人家军啊,呵呵,大家都有点累了,不如休息会吧。”我似乎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他的一句话终于为我解了围。

  我赤裸着站起来,拿起一旁的衣服,低着头走了上去。打开水龙头,让水冲刷我火烫的身体,但身体内的热量已经变成一种情欲的冲动,看来刚才的口交已经把我的情欲挑动了起来。我还特意张开嘴,让水把嘴里残留的精液冲洗掉。这时浴室门开了,高纯走了进来,他说:“刚才徐市长好象还很满意,你也表现不错。”我瞪了他一眼:“把我这样让别人玩弄,你也看得下去。”他不顾浑身是水就把我抱着:“不是说好了,放松些刺激刺激吗,好了宝贝,别生气,来穿上这个,下去接着还有呢。”说着他把一件白色的衣服拿出来让我穿上。我一看:“这不是医生袍吗?”他点点头,我擦干身子,把衣服穿上。哦,好紧的一件医生服,简直就是一件白色的超短群,刚刚包着臀部,他不让我穿上内裤,也不让我戴乳罩,而胸口开的非常低,1/3乳房都露在外面。但那紧蹦的感觉让已经变得敏感的身体感到分外舒服。

  我随着他从楼上下去,开始新一轮性的夜宴,而我就象宴会桌上的美食等着让他们品尝。

  第三章

  33年平静的生活在这半年里突然走了一个90度的大转折,梅尹对这些根本无法控制。自从被那个男人挑起了性欲的火焰之后,似乎她开始相信女人活着的意义在于她能否吸引男人,在于她能否挑起男人的欲望。所以她开始变的格外性感,她终于明白了男人的需要,但本身她也在满足着她自己的需要,被压抑的性欲一旦被挑起就入雄雄烈火烧得人浑身难受。所以她才有了第一个,第二个,也许以后还有第三个,第四个,甚至更多的男人。象今天的事,她来的时候就知道大概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虽然内心挣扎过,但总有一种声音催促她去尝试一下。事到如今她已经无法回头了,想到这些,梅尹吸了口气,下意识地拉拉裙摆,走下楼去。

  楼下的男人们躺在沙发上舒展着自己的身体,梅尹缓慢地走下楼梯。几个男人不约而同地对她行注目礼。裙摆相当的短,紧紧包在屁股上面。由于没有穿内裤,男人们都看到那白色医生袍下的春光,黑色的丛林和雪白的大腿。梅尹心里轻叹了口气,男人的眼光如此炽热,让她感到下身仿佛正在被他们抚摩,一阵阵快感仿佛就从阴道中传来,好舒服。

  在沙发上坐下,高纯把她搂在怀里,她特意翘起二郎腿,以免坐在对面的徐市长看见。但这并不妨碍徐市长的眼光视奸着这具成熟的侗体。

  徐市长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下面还有什么节目啊。”张军想想说道:“还是抓阄吧。”梅尹不明白怎么个抓阄,正纳闷的时候,听见女人们叽叽咋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原来她们也都换了更性感的衣服,还飘来一些香味。

  潘捷提议道:“你们男人都把眼罩上,先用鼻子闻出我们,然后可以摸,当然只可以是咪咪,所以你们有两次机会哦。”男人们听到这么好的建议当然跃跃欲试,高纯说道:“那怎么个奖惩呢?”李露华说:“这还不简单,猜对几个就一起服侍好了。几个人猜对一个也一样呀。”“哈哈,那谁要都没猜对怎么办?”没猜对和没被猜对的配对不就可以了!“梅尹想想,突然感觉到意识到形势的严峻了。因为自己没有经验,没玩过这些花样,所以没有带香水(因为她平时也不太用,害怕和身上医院的味道混在一起反而不好)这样第一关就不好过了;第二关也有麻烦:因为刚才上身已经被他们看到了,她的奶子很大但奶头却很小,而且比其他女孩子的都大,现在她真是生怕谁会注意到这点。

  徐市长拍板了:”呵呵,你们女人啊真能想,好吧就这样,一会不许耍赖啊。“接下来,女人们挤在长沙发上坐好。第一个上的是刘处,他闻闻坐在第一个的陈佳,此时陈佳已经把吊带裙的吊带拉下来。刘处又伸手摸了摸她的奶子,沉吟了一下说道:”小潘。“接下来他总是猜错,把潘捷猜成了梅尹,终于猜对了张军带来的李露华。最后轮到梅尹,他眉头皱了一下。梅尹已经学着其他女人把裙子前面的扣子打开两颗,大乳房一下子就弹了出来,刘处伸手抓着乳房,重重地捏了两下,最后说道:”这个奶子大的,我猜不出来。“其他男人一下子就大笑起来,梅尹的脸被羞的刷地红起来。

  接下来大家一个接一个地猜,高纯猜中了陈佳和潘捷,而张军也猜中了陈佳,而梅尹没有出意外地被徐市长猜中了,于是大家分好了,为了调配,高纯只跟潘捷配对。梅尹在经历了四个男人的抚摩,乳房早就变得分外肿胀,她自己当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爱尔莎“的功劳。

  大家乐呵呵地带着自己分配到的女人回房,徐市长拉着梅尹的小手走上楼去。进入房间,徐市长先坐下,梅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发愣。徐市长上下打量着梅尹,嘴里发出欣赏的声音:”啧啧,真是一个尤物,我怎么早没发现一院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梅尹眼睛不好意思地左顾右盼,轻声说道:”要不我坐下吧。“徐市长才回过味来,连忙一把把梅尹拉过来,坐到自己腿上。徐市长的手不老实地搭在梅尹大腿上漫漫抚摩。此时由于坐着的缘故,裙子又缩短了不少。徐市长笑咪咪地玩弄着梅尹的大腿:”小高是怎么搞的送不起衣服吗,怎么才这么点布。“梅尹心里窃笑,不都是你们这些色狼喜欢吗。

  徐市长的手从大腿漫漫向上,探入大腿的深处。梅尹感到全身一阵战栗,下意识地用手来挡。但徐市长不等她反应,上面的嘴已经盖在了她的嘴上。梅尹”呜``````“地呻吟着,但牙齿已经被舌头突破了防线,两人的舌头已经搅拌在一起,唾液互相交换着。而徐市长的手同样不老实地突破了梅尹没有作用的防线探到了兴奋的源头,梅尹只能紧夹着双腿徒劳地抵抗。

  徐市长对于这样玩弄一个少妇非常满意,他耐心地用手分开梅尹的大腿,但梅尹结实的大腿还很有力气,无奈,徐市长用膝头顶开大腿,腿部的配合下,梅尹的大腿终于被分开了。当徐市长的手指接触到她阴唇的时候,女人就象被进入了一样,一下子泻了气,梅尹无奈地被徐市长用手指突破了阴唇最后的保护。

  本来梅尹就知道上楼意味着要和眼前这个男人性交,但残存着的羞耻感仍然让她的身体产生抵抗。现在她发现所有的下意识的抵抗都成为了徒劳,身体最隐秘的地方已经被男人侵入,再叫上身体内部的反映,梅尹无奈地松弛下来,她知道,此时她只能任由这个男人的蹂躏了,与其抵抗不如享受吧。身体发软的梅尹不自觉之间伸出另左手搭在徐市长的脖子上,而嘴更加积极地回应男人的亲吻。

  梅尹的身体反应已经被经验丰富的徐厚德感应到了,徐厚德脱离梅尹的小嘴,看着她:”怎么,不使劲了哦?“梅尹无奈地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撒娇般用小拳头锤他的肩膀。徐市长喜欢这样的女人,一个纯粹的良家妇女,心里的羞耻感仍然没有完全丧失,至少仍然需要他的挑逗,现在他已经讨厌那种特别骚的女人,那种上来就脱,脱了就做的女人。

  徐厚德头一低就是梅尹丰满的胸部,由于刚才解脱了两个扣子,所以现在两个乳房藏在衣服下面遮遮掩掩的分外诱人。徐厚德向梅尹使个眼色,梅尹会意自己解开剩下的几个扣子,徐厚德没有让她全解完,他喜欢女人穿着衣服的样子。

  乳房从白色医生袍中露出来,徐厚德一低头就含着裸露在空气中的奶头。梅尹的奶头本来不大,和乳晕一样小小的,其实梅尹最兴奋的地方就是乳头。徐厚德的嘴唇一含住梅尹的乳头,她就象触电一般身体往后仰了起来,接着徐厚德更加卖力地嘴唇舌头牙齿忙个不停。梅尹被逗弄得浑身发抖,不自觉地呻吟起来。另一方面徐厚德的手指仍然在她的下体抽插着,梅尹的反应从阴道中泛滥的淫水已经表露无疑。

  徐厚德侧了一下身子,把梅尹的身体卸到一边,用手指指自己鼓起来的下身。梅尹会意,伸手把他的裤子拉链拉开,由于刚才已经服侍过一次了,梅尹很熟悉地把他的阴茎掏出来,阴茎已经有些硬了,她就用手轻轻地搔着阴茎和睾丸,她听高蠢说过男人喜欢女人这样轻轻地抚弄。

  徐厚德显然很喜欢梅尹这样的抚弄,他感觉差不多了,就把梅尹拉起来,搂着她来到梳妆台前面:”来用手撑着台子,面对着镜子,我从后面操你。“梅尹无奈地任由徐厚德的摆布,其实她早就想和男人交媾了。

  梅尹被摁在那里,徐厚德撩起梅尹的裙子,两只大手来回抚摩着梅尹丰满的屁股,还说:”哦,真是一个漂亮的屁股,你瞧它多么地欠干啊,怎么样想让我进入吗?“梅尹浑身被挑逗得火烧火撩的,连忙点头。徐厚德嘿嘿一笑拍拍她的屁股:”快,淫妇把腿分开。“梅尹已经顾不上他在说什么,只得听话地把腿分开。只感觉一根男人的阴茎在屁眼和阴部之间研磨着,梅尹感到浑身象是要爆炸似的,期待地扭动着屁股。徐厚德显然很喜欢女人这种期待的感觉,他接着挑逗:”想要吗,自己把我的东西插进去。“梅尹顾不上什么廉耻,把手从下面伸过去,攥着男人的东西,抵住自己的阴户,屁股向后扭了扭,阴茎就乖乖地滑进早已泛滥成灾的阴道之中。

  男人阴茎进入的一瞬间,梅尹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满足,她颤抖着长长地呻吟一声,终于来了,这个男人终于进入到自己身体之中。她睁开眼睛,眼前立刻出现了自己的样子,这时的梅尹长发散乱着,眼睛眯着,脸上泛着兴奋的红色。身上的衣服还没有脱下来,但衣襟敞开着,两只大奶子在衣服里晃荡着。徐厚德在后面前后运动着,自己的身体随之而动,而快感也随之从阴道里传出来。梅尹几乎不相信眼前这个荡妇就是自己,她低下头,不敢再看镜子中自己被徐厚德操着的样子。

  徐厚德一边操着,还不时俯身揉搓梅尹的乳房。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女人,阴道虽然有些松弛,但里面暖暖的,湿湿的仍然非常舒服,而且一双大奶子非常肉实。而且这个女人是医生,气质上与其他那些骚唧唧的女人不一样。徐厚德满意地拍着梅尹的屁股,继续加快下身的动作。

  他看见梅尹低下头,就拉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拉起来,然后俯到她耳边小声说:”淫妇,睁开眼睛看看自己被操的样子啊。“梅尹摇摇头,就是不睁开眼睛。徐厚德觉得很有趣,他先把梅尹的脸转过来,和她接吻,然后又接着说:”怎么梅大夫,还撑着啊,你以为你不看自己你就不淫荡了吗?是吗,梅大夫。“梅尹当听到徐厚德说道”梅大夫“的时候,心里彻底失去了任何尊严和勇气。自己一个平时被人尊敬的大夫却象一个荡妇一样被人操着,还装什么淑女呢。想着,梅尹睁开眼睛,镜子里依然是自己被干得前后摇动的样子,而徐厚德此时却一脸坏笑地看着她。梅尹整个人彻底崩溃了,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迎接着男人阴茎的进出。

  夜空的星星还在眨眼,也许他们都无法继续看着在这座海边房子里发生的一切。房子里的叫春声音此起彼伏,这是一个不眠之夜,谁都在挥洒着汗水,享受性爱的高潮。

  第四章

  徐厚德在梅尹的体内发送了无数的子孙根之后,舒服地躺到了一边。梅尹连忙跳起来跑到浴室清理。徐厚德光着身子半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那高潮迭起的时刻,对眼前这个女人感到非常满意。在市委大院里的女人,要不就已经有了上级,要不就是在无法下手,想不到市医院里居然还有如此诱人的性感尤物。徐厚德躺在床上盘算着以后怎么将梅尹长期占有为情妇,想到乐处不禁笑了出来。

  梅尹在喷头下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刚才高潮的余温仍然在体内荡漾着,引领着她把手划过那些敏感部位,从乳房到小腹,再到阴部。这些地方刚才都留下了屋里那个男人的痕迹。梅尹好象做梦似的在这个大房子里度过了5、6个小时,一路淫荡的情景让她无法相信自己居然变成如此淫荡的女人。她非常希望回到那个清纯的年代,但她知道一旦走上这条道路她是无法回头的。外面的男人是他们这个城市的领导,她不知道以后会跟他怎么样,也许就这样成为他的情妇。这是她真正想要的吗?

  现在无法滤出一个清晰的思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关键是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种让自己恢复自信的生活,在男人的怀抱中恢复自信,恢复女人的价值。记得那个男人曾经说过,女人的价值是在男人那里得到体现的。也许他说的对,她仔细一想,虽然那些色咪咪的目光表面上让她有些讨厌,但归根结底她是喜欢那些目光的,那些目光证实了自己还吸引人。这是一种虚荣心最大的满足,比那些在光天化日之下过的生活更让人兴奋。上班下班,照顾家庭,她已经感到有些厌烦了。也许只有在肉体的交合之中她能成为真正的女人。

  梅尹走出浴室,身上裹着一条浴巾。徐厚德对她招招手,她顺从地上床蜷曲到他的怀里。精液还残留在他的鸡吧上,徐厚德让她清理一下,她撕了些纸巾,但他制止,示意让她用嘴。梅尹扭头不愿意,徐厚德粗暴地拉着她的头发把她拉到鸡吧前面,梅尹似乎还喜欢这样的粗暴。她顺从地张开了嘴,用舌头和口腔为他清理着残留的精液。徐厚德满意地看着为他服务的医生,手伸进浴巾里抚弄着她丰满的乳房。

  舔嗜完徐厚德的子孙根。她被男人拉到身上,他把浴巾扯到一边,梅尹又变得赤裸着和男人纠缠在一起。徐厚德把她的脸抬起来,用舌头舔着她的嘴唇,梅尹闭上眼睛和他接吻。刚才那次做爱来的刺激激烈,但并没有让她好好享受到亲昵的感觉。

  徐厚德双手托着梅尹的奶子,和她不停地接吻,而双手则玩弄着她的大奶子,他喜欢女人爬在他身上,然后两个奶子晃晃荡荡地吊着。梅尹感觉到徐厚德双手非常熟练地揉捏着她的乳头,而阴道口仍被一根逐渐发硬的鸡吧前后磨着。梅尹的身体已经逐渐产生了反应,下面的水渐渐流出,她很惊讶自己的身体为什么那么容易受不起刺激,她开始放纵自己的身体与男人亲昵,分开双腿,扭动着腰肢,用阴部与男人的鸡吧相互挑逗。

  感觉到梅尹身体的反应,徐厚德很满意她已经开始主动地挑逗他。他知道现在这个女人很想和他交媾。但他还不想这么快,他喜欢漫漫玩弄女人。

  梅尹感觉到体内有一种原始的渴望驱使她更加接近这个数小时之前还有些厌恶的男人。徐厚德用手勾着她的臀部,上下上下地动着。梅尹感到自己的阴部在这种与男人阳具的摩擦中淫水直流,她双手紧紧抱着徐厚德,欲火的灼热已经让她分外难耐,不禁轻轻地呼唤:”我要,快来给我。“徐厚德不管那些,手指在屁股上向下探索,顶在肛门之外,一点点地插进去搅动。肛门传来一阵阵特别的酸涨感觉,不知不觉让梅尹挺起身子,嘴里呻吟着,想逃避,又想接受。

  梅尹气喘吁吁,咬着徐厚德的耳朵:”我要,快来啊。“徐厚德感觉差不多了,就说:”那你自己不会动手吗?“梅尹仿佛被提醒了,屁股稍微抬高点,伸手下去,扶着鸡吧,漫漫地塞进B里,”啊……“梅尹的呻吟让徐厚德分外精神,他耸动肥腰,一下一下地顶进梅尹的身体。

  ”啊,啊,再来。“梅尹伴随着徐厚德的节奏叫唤着,她现在分外喜欢这个男人,他能给她带来火热的快感。动了一会,徐厚德停止了动作,梅尹象突然少了什么似的,惊恐地看着他。徐厚德努努嘴:”我累了,你自己来。“梅尹的屁股开始上下套弄着男人的阳具,只觉得每次进入,它都快顶到自己的子宫口,滋味独特。梅尹的奶子随着身体上下的套弄,一颠一颠的,这又是徐厚德最喜欢的感觉,沉重的乳房上下波动,性感非凡。徐厚德挺起身,口里含着梅尹的乳房,一边享受着她的动作。

  梅尹上下都受着刺激,动作逐渐疯狂起来。不一会,高潮来临了,”啊……,啊……宝贝,来了,快点,操我!“徐厚德赶紧加快速度:”呵呵小淫妇,老公操得你爽吗?“梅尹:”爽,爽,哦,我不行了……“话没说完,她整个人瘫倒在徐厚德身上,但徐厚德仍然没有射精,他一把把梅尹放到,采取男上女下的方式,狠命地操着性感尤物的身体,终于在一阵快感突然爆发之下,把千万条子孙根射到了她的体内。

  在怒吼中射出精液的徐厚德,也如一滩烂肉一般瘫倒在梅尹身上,梅尹已经感觉不到他身体的重量,两人就这样瘫倒在床上,昏沉睡去。

  当太阳射进卧室的时候,梅尹被阳光的热力刺醒,她睁开眼睛第一眼就是旁边睡得跟猪似的男人。身体肥胖,头顶微秃。梅尹突然感到一阵恶心,非常不愿意相信昨天晚上是跟这样一个人共度春宵。但是她根本无法挥去那些记忆,在镜子前,在床上,一切都烙在了她的脑海中。她快乐吗,不知道,只有现在她感到厌恶,当时呢?也许淫荡的样子连她自己都无法相信。但总是挥之不去的是镜子中,她散乱着头发,媚眼星迷,两只大奶子前后晃动的样子。梅尹突然感到也许这个样子将成为未来日子里她的真实写照。

【完】

30379字节